生就庸人,性属懒惰,钟情世俗,无甚罪过。本性纯良,不算渊博,志不高远,废话居多。别说我颓,未历蹉跎,说我B T,那倒没错。最会扯淡,还算幽默,稀饭挖坑,没埋几个。综上所述,俗人一个,从不胡说,知足常乐。

【原创】【HP】[SS/HP] THE MIRROR OF ERISED 厄里斯魔镜(完结)

声明:我不拥有任何角色,角色属于滚动大婶,我只借来写故事
简介:厄里斯魔镜眼中的世界
分级:G (清水无攻受)
警告:隐Snarry警告(隐到几乎看不出警告),隐角色死亡警告


我是一面镜子,有着气派的金色边框和复古的华丽花纹。
他们叫我THE MIRROR OF ERISED,厄里斯魔镜。
相传人们可以从我这里看到自己内心深处最迫切,最强烈的渴望。
可惜作为一面镜子,我看不到我自己。
我只能看到每一个站在我面前的人,他们或兴高采烈,或喜极而泣,大多数时候,我都能让面前的人感到高兴,是的,大多数时候。。。
总有些例外,我几乎可以记住每个在我面前出现的人,而那些例外,我更不可能忘记,
就比如那个黑头发的男人,他,几乎不曾在我面前笑过。


第一次出现在我面前时,他还是个小孩子。
一头油腻的黑发,不合身的破旧长袍,细瘦单薄,面带菜色。看起来不怎么讨人喜欢。
他似乎是因为躲避什么人而无意闯了进来,在发现我之后有一丝好奇,但更多的是戒备。
我至今仍记得当他走到我面前时的表情。
从来没有人看到我会害怕,他是第一个。我看到了他明显的瑟缩,黑色的瞳孔因茫然或是恐惧而放大,双手保护性地抱着手臂,但他仍倔强地一步一步向我靠近,最终,当真正看清镜中的画面时,他的表情变得苦涩。
我听到他轻轻地说:“爸。。。爸。。。”
声音细微得几乎听不到,而我对细节的良好注意力抓住了他声音中的颤抖。
出乎我意料的是,他并不贪婪,几乎只看了我两眼,便紧咬着嘴唇走开了,他透过门缝观察了一会屋外的情形,门外似乎没有人,于是他便走了出去,头也没有回。


当那孩子第二次来到我面前时,我几乎没认出他来。
他长高了太多,细长的身条依旧瘦削,面色蜡黄,头发长长了不少,仍是油腻腻的。
但他已经不是那个缺乏安全感的男孩儿了,不再是了。
这次,他似乎是冲着我来的。
他看着我,瞳孔一阵收缩,而后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左臂,接着他的嘴唇动了动,像是松开了紧咬的牙关,慢慢地挤出了一个勉强的笑容。
但是,我知道,那是苦笑。
他来的快,去的也快,几乎没在屋子里逗留,便大步走了出去,没有回头。


说起我们的第三次会面,不得不提及一个白胡子老头和他的小男孩。
没错,为了那个小男孩我被特意搬到了另一个房间。
我不怎么喜欢那个老头,他有时候会出现在我面前,每次反应都不一样,时而神经质的大笑,时而闪动着蓝眼睛微笑,有时还会絮叨半天,说些我听不懂的怪话。
我从来揣测不出,他在我这里看到些什么。
而那个戴眼镜的小男孩,在我搬家之后可是常客,他总是坐在我的面前,用憧憬的目光看着我,一坐就是一晚上。
而最后,白胡子老头终于忍不住制止了他这种浪费生命的行为,在他把小男孩带走的那个晚上,我第三次见到了他。
他有些犹豫,目送老人把小男孩带走后很久,才从藏身的地方走出来。
随着他越走越近,他身体的颤抖也越来越明显,到最后他几乎无法控制自己跪倒在地。
我看着他紧咬着牙关,试图止住哽咽,泪水却不受控制地奔涌而出。
他伸手试图抚摸镜中的影像,但抬起的手却久久不敢前探,最终它只是悬停在空中,一下都没触碰过我。
我不知过了多久才目送着他头也不回地离开,彼时他已收拾起全部仪态,恢复成面无表情的摸样,仿佛刚才哭得瘫软在地的是另一个人一般。


我记得他对我发过一次脾气,距离上一次几年之后,对于我们镜子而言,人类的时间真的很难算得清楚不是吗。
他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我,而后紧紧攥住我的身体,力道之大,让我觉得自己就快要折了。
渐渐地,震惊的表情演化成愤怒,于是他对着我大叫:“骗子!骗子!你这个骗子!”
他是如此愤怒,我真担心他会把我砸碎。但他没有,他几乎没做任何事,只是将脸埋在手掌里,不停地重复着:“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咆哮逐渐演变成呢喃。
不知道为什么,我似乎能感受到他的疲惫和绝望,我真想轻轻抚上他的后背,告诉他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可惜我不能这样做。


最后一次见他,其实相隔并不久远,但他像是变了一个人。
脸上刀刻一样的痕迹,让他陡然间像是老了十岁,黑色的头发变得没那么油腻,它们垂在脸的两侧,在脸上打上浓重的阴影,那双让人记忆深刻的黑曜石般的眼睛也没有以往那样明亮,眼周围是明显可见的黑眼圈。相比以往,他更加的瘦了。我很为他担心,这个孩子显然经历了别人所无法想象的变故。
彼时整个霍格沃兹都被阴影笼罩着,连我这面镜子都能嗅到战争的味道。
他披着黑色斗篷,悄无声息地出现在我所在的隐秘房间里,而后他直奔我而来,黑色的斗篷在他身后卷起漂亮的浪花。
他在我面前驻足停留,目不转睛地看着我,简直像要把我看进他眼中,装进他心里。
就这样,静静地,没有任何动作,没有任何话语,也没有任何表情。
他看着我,一动未动,看了整整一夜。
最后,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我看到了他的笑容,那是一个真正的微笑,他笑起来真好看,一定没有人告诉他这一点,否则他便不会总是那么严肃了。
他微启薄唇,以近乎耳语的声音,对我,说了一声“谢谢。”以至于,我以为自己听错了。
而后,他转过身,坚定地向外走去,不回头,他从来都不会回头。
那是我最后一次见他,最后一次。

Fin

评论(2)
热度(19)
© Spinner's E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