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就庸人,性属懒惰,钟情世俗,无甚罪过。本性纯良,不算渊博,志不高远,废话居多。别说我颓,未历蹉跎,说我B T,那倒没错。最会扯淡,还算幽默,稀饭挖坑,没埋几个。综上所述,俗人一个,从不胡说,知足常乐。

【翻译】【HP】[SSHG][PG-13]The Tattered Man 破碎的男人 (1)

声明:本作品谢绝任何形式的集体作品管理 
作者:Aurette
翻译:刀小白
题目:The Tattered Man 破碎的男人
等级:PG-13
配对:SS/HG
概述:霍格沃兹圣母院里的卡西莫多
类型:焦虑,伤害/慰藉,悲剧
警告:BE!角色死亡!婚姻法挑战文
原文链接:http://www.fanfiction.net/s/5886102/1/The-Tattered-Man
授权:




~|~-

混乱的喝令声及身上连戳带刺的感觉,让Severus Snape从昏迷中第一次苏醒,不过他能感知到的也仅限于此。他意识到自己处在极端痛楚之中,却不知道到底哪儿疼。试图睁开双眼,却无能为力。周围的动静让他有些惊慌,他试着叫喊出声。然而只听到一声不争气的,令人不快的咯咯声,这更令他惊恐。不过恐惧没持续多久,噪音伴随着骤然提高的喊叫声激增,接着一阵魔法波动笼罩全身,Severus再次滑入梦乡。

第二次,是高跟鞋发出的喀嗒声和拂在面颊上的风唤醒了他。这一次,他睁开了眼睛,明亮的火光在眼前接连闪过。天花板上被油烟熏污的石头在眼前晃动,他猜想自己在Hogwarts。但其所知也仅此而已,考虑到他既不记得在这诡异的现状发生前他在做什么,也想不出在现状之下他该做什么。他试着转头,看看那双喀嗒作响的鞋子的主人是谁,却发现自己办不到。再一次,试着喊出声,能听到的仍只有糟糕的咯咯声。

"该死的,他又脱离魔咒了!"

"快给他补上,否则他会进一步伤害自己!"

他感到魔法再次冲刷全身,接着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此后,他睡了很久。事实上,足有几个星期。


-~|~-


Severus Snape随着轻柔的哼唱声醒来,温暖的触感滑过皮肤,留下一阵清冷。总得来说,以这种方式清醒算得上相当惬意了。他知道自己这一生都没多少愉快经历,不过好在(那些经历的)细节现如今已变得模糊。哼唱声听起来几乎称得上优美。不是特别有天赋,但(听着)依然祥和宁静。

他睁开双眼。认出了(眼前的)天花板。曾经历过无数次,睁眼所见便是它。他身处Hogwarts医疗翼之中。试着转头,却动弹不得。他想抬起手,却没把握办得到。似乎他确实那么做了,但被驱动的那只手并没在该在的位置出现。他试图说话。呼唤那个哼着曲子的人。然而,什么都没发生。一点声音都没有。他感到迷惑,继而突然觉得那歌声异常恼人,他喷了声响鼻。轻柔的哼唱戛然而止。一张脸赫然出现在眼前,蜜色的眸子盯着他瞧,目光中饱含关心和兴奋。真是双漂亮的眼睛。他觉得自己应该能认出它们。事实上,他越这么想就越确信,他认识那双眸子的主人。然而,他是如此享受就这么单纯看着它们,与之相比认识与否似乎无关紧要。于是,他就这么做了。

这明眸善睐的年轻女人正在对他说话。他听不懂她的话语。某种程度上,他抓住了那么几个词,“沐浴”,“胜利”以及“无罪”,这几个听起来在同一个重要层级。“教授”,“道歉”以及“Potter”听起来都很不悦耳,于是他不再听她说什么,只是看着她眼眸中的光点。事实上,他险些错过了最后一段话,回过神来发觉这才是最为重要的一段,“Voldemort死了”还有“永久失声”。这些词带着同样的分量,但他不知该如何应对随之而来的绝望感。他凝视着女人的双眼,试图从中搜寻他该做出什么反应的线索。她看起来很高兴。乐于同他说话。愉悦于他的注视。喜悦于他的存在。他希望自己也能感到快乐。仅仅是为了取悦她。他笑了,希望她能满意。却惊讶地感到温暖的泪水滑进了耳朵里。

她适时终止话题,随后递给他一剂魔药,温暖的手滑进他腋下(以协助他起身),这动作令她柔软的胸部贴在了他的胳膊上。从现在这个高度看他自己全身赤裸,只有一条折叠着的毛巾搭在髋部。接着一块海绵、一盆肥皂水映入眼帘,当她把魔药送到唇边时,他闻到了她手上肥皂的芳香。这是多好的一个人,他想着。试着向她道谢,但什么都没说出来。他拼命组织语句,但除了急促的呼吸声以及舌头的咔嗒声外,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他慌了。女人试图安慰他,急切地不停和他说话。但她是白费力气。他想推开她,但胳膊压根不肯回应他的要求。他惊恐地看向她,却在看到对方那双漂亮的眼睛中饱含的泪水后镇定下来。他伤了她的心吗?随着魔药起效,他发觉自己的意识渐渐飘远。惊愕地望向她,有几分觉得被她背叛了。她略带担心地微微皱起眉头,又开始对他说些什么,但他合上了眼睛,意识离她远去。



-~|~-


Severus Snape拖着沉重的步子前行,重心完全倚在拐杖上,尽力避免脚步扭向一边或让人看出他步履艰难。他选择穿着长袍,下摆拖地,领口提高,正好罩住脖颈,以此来掩饰自己的残废,但这完全是徒劳。反正每个人都知道得一清二楚。校长McGonagall破例让报纸(在校内)随便流通,以便传递他不再是个威胁的讯息,于是他的私生活被拿来全方位公开展示,包括关于他那所谓康复的所有骇人详情。报纸头版上全充斥着类似细节,例如就在这学校里(跟学生一墙之隔),他们竟把他扒光了,还让Granger给他擦洗身子。他感到暴露,脆弱,对生活现状的方方面面都感到非常,非常的痛苦。唯有Granger给他擦洗这件事例外,对此他只感到狼狈不堪。

他确实把那段被过分关怀的时间当成了避难所。那丫头很少说话,只是柔声哼唱着令人难以忘怀的旋律。其实觉得尴尬也没用,她显然从他昏迷时就接手了那份工作,同样明显地,除他母亲之外,她比这星球上的其他所有人都更了解他——那么一点。更重要的是,他最初瘫痪那会也不可能自己动手给自己洗澡。他为自己感到骄傲,至少没做出什么让他更丢脸的反应。但当他最终意识到自己也不可能有什么反应时,骄傲转变成了悲哀。他不知道她是否清楚,或能想到这一点——他有着极强的克制力。或者最有可能是,她以为自己只是从他那获得了尊重。这样倒也不错。恢复行动能力并没让他感到多庆幸,因为这标志着她的苦差事也到头了,同时他悲哀地意识到此前的那份宁静也将随之离去。

他艰难地步入魔药实验室,径自走到一张长凳旁边,笨拙地坐下来歇口气。

“嗨,Severus!你今天觉得怎么样?”Slughorn问道,装出一副愉悦的摸样。

Severus只是对着那男人怒目而视,直到对方喃喃自语着回到修复承重墙裂缝的工作上。似乎只有Pomfrey和Granger那丫头学乖了,知道最好别问他任何问题。等着从他那儿获得什么回应时他们脸上期待的表情,对他而言如咽苦胆。他的发声能力永远丧失了,声带被彻底摧毁,而且他拒绝对他们开口。Potter曾带给他一本关于麻瓜手语的书,还跟他没完没了地说这书有多奇妙,说自己有本副本,会照着学,这样就能跟他沟通了,问他难道不喜欢?结果Potter的努力只换来一个两只手指比划的手势。Snape知道不少麻瓜手势,它们不会出现在任何一本书上。

他不想用手来说话。他不想咂舌、喷气或是紧紧把嘴闭上。他不想做任何事。随着夏日时光的消逝,他拖着沉重的步子在校内走动,看着大伙努力修复着城堡,这让他只能想到一件事。他毫无用处,还不如死了的好。

他之前听到Pomfrey和来提供咨询的圣芒戈治疗师争执。他们敦促Pomfrey尽早放Snape出院,让他回家。更进一步的康复似乎已经不可能了,而且即便他可以施几个无声咒,毒素造成的神经损伤也使他永远丧失了必要的控制力。他们告诉她,对他再抱什么期望都很残忍,把他送去某处让人照顾,让他可以平静地过日子显然更好。Poppy断然拒绝,告诉他们这里就是他的家,他还有满脑子的知识,对学生对学校都还有用。McGonagall最终支持了她,但Severus能听出在她做决定前那漫长停顿里的潜台词。

没人问过他。甚至没人费心留意他这个当事人是不是乐意在Hogwarts圣母院扮演卡西莫多的角色。

当女校长进来时,他仍坐在魔药实验室里,看着Slughorn和承重墙奋斗。

"Horace……哦!嗨,Severus! 你今天觉得怎么样?腿好点了吗? 开始服用圣芒戈送来的新魔药了吗?"她挑着眉看了他好一会,最终被他的无动于衷惹恼,"我迟点去问Poppy好了," 她继续前行,在经过他时这么说,"Horace,我知道你又想退休,很感激你能应承再教一年。我现在还有个不情之请,给你添一点儿麻烦,不过这同时也能让你的担子轻一点。我们有一堆返校生。不光是麻瓜出身,有不少‘家里蹲’的学生也决定停止家庭教育,毕竟战争已经结束了。招生人数创了历年新高。无论如何,我们需要扩大班级,同时还要开办补习班。你的工作量怕是要翻倍了。我希望你能招一到两个学徒,这样在他们受训期间可以帮你带低年级,你就可以集中精力在六七年级身上了。"

"哦,我的老天啊,Minerva。这要求可太过分了。我已经不再年轻了。你让我一次带两个学徒?我得好好想想。(说实在的)我压根不觉得我做得到。你心目中有候选人吗?Potter最后一年在魔药方面表现非凡。" Severus轻蔑的哼声惹得Slughorn回头看,"而且我听说魔法部给了他和他两个朋友满分。或许我们可以让他回来?"

Snape抓起拐杖艰难地站起身。当Slughorn和校长俩人讨论可能的候选人时他移动到桌子边翻箱倒柜找出了墨水,羽毛笔和一小张羊皮纸。笔走龙蛇地写了一通之后,他蹒跚着走到两人身前,而后粗鲁地伸手打断两个人的交谈。

McGonagall为他的举止皱起眉头,但还是接过羊皮纸查看。

"Severus说你应该问问Draco Malfoy和Hermione Granger。他对Harry的评价我就不重复了。大体上就是说对他的真才实学有些疑问。他同时还提议在任何你需要的方面帮你监督学徒。谢谢你,Severus,我们会考虑你的建议。" Snape看着他俩不安地交换眼色,脸上写满了怜悯。他无声地咆哮着,转身拖着脚步走出了房间。


评论
热度(24)
© Spinner's E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