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就庸人,性属懒惰,钟情世俗,无甚罪过。本性纯良,不算渊博,志不高远,废话居多。别说我颓,未历蹉跎,说我B T,那倒没错。最会扯淡,还算幽默,稀饭挖坑,没埋几个。综上所述,俗人一个,从不胡说,知足常乐。

【翻译】【HP】[SSHG][PG-13]The Tattered Man 破碎的男人 (3)

声明:本作品谢绝任何形式的集体作品管理 
作者:Aurette
翻译:刀小白
题目:The Tattered Man 破碎的男人
等级:PG-13
配对:SS/HG
概述:霍格沃兹圣母院里的卡西莫多
类型:焦虑,伤害/慰藉,悲剧
警告:BE!角色死亡!婚姻法挑战文
原文链接:http://www.fanfiction.net/s/5886102/1/The-Tattered-Man
授权:略,见第一章


-~|~-

Severus Snape肃然起敬地凝视着Granger。已经开学六周,他想不明白为什么Granger那丫头还没被压垮。他得承认,自己在这事上没起什么好作用。她提议提前补习落下的学业,而在获得Slughorn的同意后,他就带着复仇的意味开始折磨她。他拖着沉重的步子在她面前走来走去,而腿罢工的时候,就随手抄起把椅子,坐在她正对面,若她做错什么,他便用拐杖砰砰猛敲。他已经学乖了,即便是最陈词滥调的评论,在把它们呈现在黑板上之前也会停下来先想想。而让他深感挫败的是,除非是提出了什么具体问题,否则她已经不抬头看黑板了。于是他只得随身携带羊皮纸,在上面时时评述,当她确实要犯错时,将其伸到Granger的眼前。倒也不是说她常常犯错。

他最后一年的执教生涯充满了逼迫和近乎致命的压力,以至于他实际上已经很久没关注过这女孩子在学术上的进步,而只看到她那些牵扯到Potter的举动。在考虑经过培训后可以接替Horace的适格候选人时,想起她的名字很正常。Draco和Granger是他唯二像样的学生,因此,这只是合乎逻辑的选择。所有老师名下都有学徒,但学生人数的激增搞得他们每一个都疲于奔命。只有Granger和Longbottom是在学徒培训和职责之外还要求进行医疗资格的训练的。Sprout说起过Neville对此坚定不移。当问起Granger的进展如何时,Slughorn眨了眨眼,而后把球踢给了Snape。再一次,教职员办公室里所有眼睛都转向了他,仿佛他能突然放声高歌,告诉他们她的进展情况似的。他只是默默地回瞪他们。

但此时此刻他看着她,自信地按规定次数搅拌着魔药,与此同时还能批改一年级的论文,Snape意识到自己对她训练过度了。他一直不断加压,硬逼着她,仿佛他们仍处在战争之中,有人命在旦夕要指望着她的魔药。而实际上,她只是被训练成一名普通教师。他(突然)伸手攥住对方搅拌魔药的手,打断它的动作。她被吓了一跳,结果一滴墨水越过正在批改的论文纸面飞溅到他另一只胳膊袖子上,鲜红得如血渍一般。他们盯着那墨点看了好一会儿,他才眨了眨眼,用下巴指了下她的坩埚。

明白了他的指示,她立刻抽出魔杖熄灭了坩埚下的火苗,同时清理了里面的魔药。

"抱歉,我做错什么了吗?"

他一挥手。没什么问题,Granger。我认为你已经为魔药NEWT考试做好准备了。

她眼睛圆睁:“你确定吗?我是说,我只……"他不耐烦地一挥手让她闭嘴。

这课程对一整班的蠢货而言,需要教一整年。 (而现在是)一对一,一整天且连续的教学,上周你便完成了所有课程。我逼得你太紧了。你被过度训练了。除非你打算去圣芒戈的魔药实验室上班而不是教书?

"我没想过这事。" 她在自己的凳子上坐下,隔着桌子看向他,“你怎么觉得?”他眨了眨眼,没把握该如何回应这种从他这儿获得建议的单纯期望。上一个询问他意见的人,得追溯到黑魔王了。他想了一会,理清自己的思路,而后朝黑板一挥手。

我觉得Horace退休后你继任教职的机会很渺茫。照现在这样子,魔法部已经在为这些学徒的薪水头疼了。照他们那扭曲的逻辑,他们现在就是花费数千金加隆在进行一项研究,研究学生生源是否会持续如今的规模,给每个学科训练额外的老师是否有必要。我的猜测是,明年秋天时,你们两个只能留下一个,而我不得不痛苦地承认,Draco那箱葡萄酒可能会最终胜出。他有能力,而且学期一开始就让Slughorn青眼有加。

他看着她的脸色沉了下来。

告诉我你未来的打算,我尽量给你指导。

"好吧,我也不清楚。我很享受做这份工作。就这么放弃太可惜了。或许我可以申请另外的教师职位? 到其他学校教魔药?"

他紧锁眉头,摇了摇头。数数看,Granger。 一共有多少所学校? 出现工作空缺的机会能有多大?

“确实。”她轻咬嘴唇,把下巴托在手掌上,"我不知道自己的计划是什么,Snape。接受你的培训,和Ron在一起,是我此时此刻生命中唯二的常量。"

Weasley什么计划?

"他在接受傲罗训练。他希望我的事业能有所起步,而且我们一直在谈论结婚的事。或许建立一个家庭。我不知道我自己怎么想的。战争之后,我曾是如此迷茫,不知所措,而我这种不上不下的尴尬现状对此一点帮助都没有。'拿着,给你张纸,上面写着你什么都知道,就因为我们觉得你是个英雄。' 只是当你工作面试的时候,这张纸什么用也不顶,不是吗?" 她颓然缩进椅子里,用墨迹斑斑的手指揉搓着面颊,"说实话,战争结束以来,我一直躲在这城堡里。起初是帮助你,接着帮忙复建,而现在,看起来是白训练一场。" 她叹了口气。

圣芒戈,他轻轻一挥。做老师很无趣的,Granger。我一直在逼你,仿佛我们仍处在战争中。如果你能应付得了这个,你就能承受在圣芒戈做药剂师的压力。挣得也比教书多。在那甚至有可能介入纯理论的研究工作。

他伸手拿过那堆待判的论文,在黑板上留下最后一句:用今天剩余的时间想想,Granger。如果你选择这条路,我们可以让训练更深一步,然后你选个项目。事实上,如果你想的话,只要通过NEWT考试并完成今年的培训,你能够得上全英国最好的药剂师水平。但无论如何,你不止一个选项。去跟你们家Weasley谈谈。明天之前别来找我。

他不再考虑她,转而以一种打击报复的心态开始对付眼前的论文。在她离开之后,他瞥见自己白衬衫袖口上的那道墨水渍。他盯着它看了足有几个小时。

-~|~-

Severus Snape把盐递给Pomona Sprout。 他周遭人们的话题全围绕着最近研究发现的巫师人口急剧下滑的问题。后果显而易见,大部分的学徒明年就得离开了。只有Vector和Slughorn打算退休。Severus知道自己也快滚蛋了。他在这压根没有正式的职位。最初也只是因为困窘以及某种扭曲的感激允许他留在这里。老师们都在争相恐后地帮自己的学徒在其他地方找工作。Snape朝Granger看了一眼,被她逮个正着,后者冲他咧嘴一笑。几周前他们已经敲定了她的出路。她以引人注目的高分通过NEWT考试,且已经投身于圣芒戈药剂师的训练当中。Pomfrey夫人帮她牵线搭桥,已经和几个关键人物非正式见过面,打过招呼。Snape看向Draco,后者的不安情绪显而易见,估计在担心自己的成绩以及贿赂是否足够打动Slughorn,考虑到Granger优异的考试成绩,而且她的学徒项目也相当成功。Draco和Slughorn都不知道她所做的决定。算是个小小的报复,因为Slughorn把所有的指导工作全甩给了Snape,自己只留意Granger替他做的判卷工作。

当他的教子一脸乞求地看着他时,Snape转头看向别处,一边把一碗土豆递给Sprout。

-~|~-

Severus Snape一瘸一拐地穿过Hogwarts空无一人的大厅,戴着Granger今早作为圣诞礼物送给他的围巾。他并不特别喜欢它,但它很实用。圣诞节假期刚刚过半,他已经开始渴望见到Granger了。倒不是说她不再是个麻烦精了,不过他正处于无所适从的状态,她是他唯一的学生,也是他唯一的交流对象。

训练的强度已经提高到一定程度,他们需要某种比黑板更好的沟通方式。至少这是几次把心中所想展示在黑板上的丢人事故之后,他找到的托词。他翻出了Potter给他的麻瓜手语书,而Granger借来了Potter手里的副本。他们计划在假期中练习,希望他们能更好地沟通,而不是非得每次就近找空闲教室,还得呆在距离黑板十尺之内。可随着日子一天一天过去,当他与突如其来的手指抽筋奋战,手指因此朝着奇怪而难受的方向张开时,他发现自己错失了拿这开玩笑说这(手势)啥意思的时机。他猛然间意识到,在他的世界里,(除Granger之外),他没任何人可以与之开玩笑。他转身走向教师休息室,希望Sprout,或者哪怕Pince夫人会在那儿。除了McGonagall之外,她们是唯二留在学校过节的其他人。

-~|~-

Severus Snape等到获得Granger全部的注意力之后,才慢慢比划道:欢迎回来。希望圣诞节过得愉快。

"抱歉,你说什么?我没明白。来,让我试试。" 她开始比划,她对自己的动作很确信,但可惜是错的。他立刻就看出了问题。恼怒地一哼,他转过身,跛着脚朝最近的一间教室走去。这惹人烦的小妞怒气冲冲地喷着气,他能听到她跺着脚跟在身后,高跟鞋杵得石头地咚咚作响。一到黑板边上,他立即挥动魔杖。

你的手不对。你的手语全都歪向一边了。

“你到底在说些什么?我用的是正确的字! 而且我已经学了一堆手语了!"

你是照着那书上的图示学的,他一挥而就道。但书上图示里的手都为了让你搞清楚姿势而向一边斜着,你这个蠢的傻的可爱的姑娘女人!他无声地咆哮着抹去了最后一部分,胡乱涂抹道:小鬼。他转身背对她试图掩饰自己红得发烫的面颊。你的书呢?Granger?

“在这儿。别担心那些……"

拿出来。马上。当她翻腾自己的行李箱时,他转回身,颐指气使地冲她伸着手。等她终于把书翻出来,他一把抢了过来,快速从引言翻到确切的那一章节。他把书猛塞回她手里,待她拿稳后,用一只手指指出相关的段落。

“‘(本书中的)图示一般展现手的侧面,以便更好地展示手指的正确位置。请特别注意这个符号,它表明图示中的示范并非处于正确位置。' 对不起,Snape。我没看见这段。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明明那么明显。难怪我一点都不明白你想说什么了。 我今天晚上就会学这个,在几天内把它彻底搞清楚,我保证。那,你刚才打算说什么?"

他冲黑板轻挥魔杖,确保只有以下内容呈现:准备好早上开始熬你的魔药,而后便一瘸一拐地离开了。

评论
热度(8)
© Spinner's E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