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就庸人,性属懒惰,钟情世俗,无甚罪过。本性纯良,不算渊博,志不高远,废话居多。别说我颓,未历蹉跎,说我B T,那倒没错。最会扯淡,还算幽默,稀饭挖坑,没埋几个。综上所述,俗人一个,从不胡说,知足常乐。

【翻译】【HP】[SSHG][PG-13]The Tattered Man 破碎的男人 (4)

声明:本作品谢绝任何形式的集体作品管理 
作者:Aurette
翻译:刀小白
题目:The Tattered Man 破碎的男人
等级:PG-13
配对:SS/HG
概述:霍格沃兹圣母院里的卡西莫多
类型:焦虑,伤害/慰藉,悲剧
警告:BE!角色死亡!婚姻法挑战文
原文链接:http://www.fanfiction.net/s/5886102/1/The-Tattered-Man
授权:略,见第一章


-~|~-


Severus Snape坐在他和Granger共同征用的教室里,严厉抨击着眼前的这篇论文。他已经把所有判卷工作包揽了,留给她时间做自己的研究。她在他的建议下选择攻克和改进某种旨在刺激和修复受损神经的治疗魔药。一个可悲的三年级学生试图解释说把某种特别的酸加入一种以氨水为基础的魔药中可以增加其药效,在他成功地给这个蠢蛋一记猛击——‘效果拔群,考虑到你想要的结果是一场痛苦的死亡’——的同时,他的视线一直在门口游移。令他沮丧的是,Granger迟到了。他没去吃早饭,药物的副作用太过剧烈之故,而他现在怀疑这是不是让他错过了什么,否则她怎么会迟到三十分钟之久。他朝黑板舞动魔杖。试了三次才确保黑板上只呈现出:你迟到了。

十分钟后他改写为:发生了什么事?

再过二十分钟后变成了:你还好吗?

五分钟后,黑板变成空白,与此同时Snape以他的手杖所允许的最快速度一瘸一拐地朝门口走去。


"哦,Severus! 你没听说?Hermione有那么点被惊着了。来,让我们找块黑板来谈谈。" McGonagall说道。他跟着她来到最近的一间教室,幸亏不是很远。在举着一张写有“Granger在哪?”字样的纸条在城堡里长途跋涉了一圈之后,他的腿已经开始罢工。他缓慢地坐进离黑板最近的座位里,而后尽可能耐心等待McGonagall开始。

"是因为婚姻法。"她说道。

挥手。

什么法?

"你是说你甚至都不知道婚姻法? 你是哑巴了,Severus,可不是聋了,你怎么能不知道这个呢?"

他阴沉地怒视着她,一甩魔杖。我早已不理会八卦,Minerva。我们这谈话够无聊的了。说重点。

"这不是八卦,Severus!" 她厉声说,"这对你也有影响!"她停下来,深吸了一口气,"为了应对持续下降的出生率和新生儿中逐年增长的哑炮数量,魔法部出台了一部法律,每一个适婚的女巫和男巫在一定时间内必须结婚,而配对必须经过魔法部批准,以防止谱系过度重叠。"

Snape愣在当场,瞪着她。什么样算适婚? 他在黑板上写道。

"16岁到60岁之间的任何人。"她答道。他一动不动地坐着,消化着这条消息。直到确认自己自控良好之后,他才把下一段话显示在黑板上。

什么时候通过的?Granger怎么了? 她不是正好可以跟Weasley按计划来吗? 我知道他们已经谈过这事了。

"这是三周前通过的。在情人节那天。另外,你是对的。Hermione和Ronald已经订婚了。但是他们的配对被魔法部否决了。" 他眯着眼看着她。彻底混乱了,而他对此深恶痛绝。

有什么理由呢? 她是个麻瓜种。她的血统和他一点交集都没有。

"原因在于新组建的婚姻事务办公室的负责人由于某件牵涉半人马的不幸事件而别有用心地针对Granger小姐和Weasley先生。"

Umbridge。母蛤蟆脸的蠢蛋。就该让半人马把她拖走弄死。我们能把她赶下台吗? Kingsley在干吗?

"Kingsley在尽他的力,但把她从位置上撬下来得花几周时间,而Ron明天早上就得上圣坛宣誓(结婚),要么就得折断他的魔杖。"

他跟谁结婚?

"他被指配给Umbridge的一个朋友。CelesteBrockwood,一个骨瘦如柴,枯燥乏味的无关紧要的50多岁老女人。"

多长期限?

"婚姻必须持续至少两年,在这一点上,他们是指望着能生出一个孩子。如果没生,那他们必须离婚,而后重新分配。"

这太野蛮了,我们就不能做点什么吗?

"Kingsley正致力于废除这部法律。但是,Severus,这相当受欢迎。大众对人口灭绝的可能性非常担忧。舆论更是激起了他们的恐慌,恐惧超越了理性。他预测要想废止或者至少修改这部法律,至少要一年时间。迫在眉睫的问题是Umbridge。如果我们不能让她下台,Harry和Hermione也难逃同样的厄运。她对其他人都怀恨在心。不过,或许你可以和她谈谈,可以这么说。她相当感激你在禁林里救了她一命,这至少给了你个缓刑。"

她过去是Lucius小圈子里的一员。现在Draco确保得到了Slughorn留下的空缺,他们欠我个人情。我来看看能做点什么。我可以试着帮Granger和Potter一把,但恐怕对Weasley而言为时已晚。Granger现在在哪?

"她在楼上我办公室,和Ron一起。他们在彼此告别。"

Snape和McGonagall彼此凝视了好一会儿。都在想这样的事本该随着战争而远去的。他从椅子中站起来,最后一次冲黑板挥动魔杖。

谢谢你,Minerva。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如果知道你不知情的话,我早就跟你说了,Severus。你现在必须给自己找个老婆了,你明白的。"

他狠狠瞪了她一眼,而后冲她点了点头,迅速蹒跚着走出教室。


他没花多长时间做决定。他一直奇怪命运怎么会放过他,而现在他明白了,在他卸去身上的重担之前,还有一项无私的使命要他去完成。


他在Minerva所说的地方找到了他们俩。当他走进校长办公室时,Granger和她的男朋友正悲伤地紧拥着彼此,Granger坐在椅子上,Weasley跪在她的面前,环抱着她的头。

听到他进来,他们甚至都没分开,仅仅转回头,以一模一样的凄凉表情看向他。他冲他们俩点点头,待将身子沉重地依靠在办公桌前之后,开始比划手势。片刻后,Hermione开始为Ron翻译。

"我向你们致以悲痛之情。我不是帮你? 我是帮她。只需一年。K…I…N…哦!Kingsley说要一年……什么……废除法律。哦,一年来废除这部法律。" 他因挫败而无声地咆哮,于是转过身抓起一只羽毛笔和一张羊皮纸,开始笔走龙蛇地一通狂写。"嫁给我,Granger。直到法律被修改为止。Umbridge会觉得这是种惩罚而应允。你可以完成培训,等着Weasley。"  他将羊皮纸举到他们面前。Hermione哭了出来,而后泣不成声。Ron满面通红,脸因痛苦而扭曲。Snape在羊皮纸上潦草地另写了一行字,而后举到Ron面前。"我的神经遭受损伤。如果这是你所关心的。她会完好如初地还给你。" 他祈祷无需再进一步解释了。Ron的面部表情迅速转为一种释然的同情,同时还带着一丝厌恶。

Hermione目光锐利地看向他,神色中带上了一抹了然。(回想起过往)所有那些他毫无(生理)反应的沐浴,他知道她一直以为那是因为他缺乏兴趣。现在她知道了,他只是没能力做出反应罢了。他感到自己的脸已经因羞耻而红到头发根儿了。他转过身背对他们,而后把羊皮纸塞进壁炉,凑到火苗上,直到火舌舔上他的手指,羊皮纸化为灰烬。

“答应!快答应,Hermione!她会这么做的!谢谢你,教授!”Snape没转身,他只是摩挲着被烫伤的手指微微点头。

"谢谢你,Severus。"她说,"我接受你的提议。"他让自己的发帘垂下来,以遮住他陡然煞白的面颊,而后他转身面对她,庄严地冲她点了点头。

他冲她比划手势,等待她加以翻译。

"他会教给我一剂魔药。让你……哦。"明白了他拼出的意思之后,她可爱的小脸涨得通红,"他会教我如何让你阳痿,但一次只能持续几天。你可能得根据需要服用多次。"

“太棒了!”Ron一边从地毯上站起来,向Snape伸出手,一边说道。在Snape与之握手时,他的余光扫向Hermione,一阵突如其来的刺痛让他的心脏在胸口紧紧拧成一团。他冲他们二人点点头,尽可能召集他仅余的所有尊严走出房间。


他早想为这姑娘做点什么。教导她是他生命仅存的意义,她若是嫁给了什么卑鄙的巨怪,那她恐怕就没法继续训练了。他以为,这么做可以帮到她,同时还能给自己找到点生存目的。但,当她唤出他的名字,用那么温柔的声音,他才意识到自己是个十足的傻瓜。从他这辈子名声最臭的那一年所拥有的办公室里出来,拾阶而下时,他想着,命运这个婊子从来不曾放过他。


评论
热度(10)
© Spinner's E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