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就庸人,性属懒惰,钟情世俗,无甚罪过。本性纯良,不算渊博,志不高远,废话居多。别说我颓,未历蹉跎,说我B T,那倒没错。最会扯淡,还算幽默,稀饭挖坑,没埋几个。综上所述,俗人一个,从不胡说,知足常乐。

【翻译】【HP】[SSHG][PG-13]The Tattered Man 破碎的男人 (6)

声明:本作品谢绝任何形式的集体作品管理 
作者:Aurette
翻译:刀小白
题目:The Tattered Man 破碎的男人
等级:PG-13
配对:SS/HG
概述:霍格沃兹圣母院里的卡西莫多
类型:焦虑,伤害/慰藉,悲剧
警告:BE!角色死亡!婚姻法挑战文
原文链接:http://www.fanfiction.net/s/5886102/1/The-Tattered-Man
授权:略,见第一章


-~|~-


Severus Snape意识到自己还能打扫。他的无声Evanesco(消影无踪)着实可悲,唯有灰尘能被消除掉。他一瘸一拐地在房间里穿行,打扫每一间屋子里他能够到的每一件东西,唯独一间除外。他不会进那去。他不能进那去。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曾睡在那,但他不在那睡的年头都快数不清了。现在,那是她的房间。他非常想进去,正因如此,他更拒绝这么做。

他听到飞路网传来声音,即刻转身,赶下楼去。她早上出门时没提起要回来吃午饭的事,而他担心自己可能记错了。内心中的一部分,他为自己怯懦地渴望掌握她的行踪,任由自己降格成了个管家感到恶心,但这小姑娘就是他的全部,他对自己唯一的互动来源稍微沉迷一点也是理所当然的。

他在起居室找到她时,她正坐在沙发上痛哭流涕。他停下身,盯着她,完全不知所措。最终,他一瘸一拐地走过去,吃力地挨着她坐在褪了色的沙发上,把自己的手帕递给她。她接过手帕,呢喃了声谢谢,但仍无法自已。

他看了看她经Minerva批准从Hogwarts带回来的黑板。它几乎占满了整个小屋,尽管这已经是整个学校里最小的一块了。他挥动魔杖,而后拍了拍她,指给她看。

告诉我出了什么事。

她爆发出新一轮的抽泣,让他紧咬起牙关。

你是丢了工作吗?

上帝,但愿不是。他微薄的养老金和存款可养活不了他们多长时间。那他恐怕就得卖掉他的藏书了。那是他真正的财富。

"不,不是,我没丢掉工作。我的工作没问题。甚至,非常好。" 她抹了把脸,抽了抽鼻子,"我见了Ron。我们在离圣芒戈几条街的麻瓜餐厅吃午饭。"

然后呢?

"他妻子,她给他下了药。她对他的无能有些厌倦,于是决定自己动手解决问题。她在他的饭里下了药。他……"她再次崩溃,面部表情扭曲,接着她把脸埋进了他的肩窝,"他醒来发现自己赤身裸体和她睡在一张床上。他什么都不记得了。他为此感到恶心,又害怕自己可能让她怀孕了。"

不会。如果他在两周内服用过你给他的那个魔药,他就不会有事。它是能被任何含有经发酵Foy Bean*浸泡的Ashwindereggs(火灰蛇蛋)的东西所克制,但性能力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恢复。至少,他没法让她怀孕的。

(*译者注:字典中及HP百科中均没找到这种豆子的名字)


扭过头来,听懂了他所说的,Granger松了一口气,整个身子靠在了他身上,泪水又开始在眼中打转。他背靠在沙发上,将她揽入怀中,轻拍她的肩膀。这真是绝无仅有的经历。他曾经不得不偶尔安慰一些在他羽翼下的Slytherin,但他不记得自己可曾拥抱过一个成年女巫,尝试安抚她的悲痛。

我们可以给他熬些东西对付她下的药,但她可能会换药,那可能会害得你男朋友中毒。

她抽动着鼻子,点点头:"你应该见见他,Severus。他看起来宁可被毒死。实在是太可怕了。”他温柔地摇晃着怀里的她。

他被侵犯了。感到沮丧是预料中事。到他身边支持他。这很重要。

她从他怀中抽身:"我很抱歉,对你倾诉这些。我只是没法回去上班。"

他点点头表示理解,而后比划道:茶?

"好啊,再好不过了。我来冲。正好让我手里有点事忙活着。"

他点点头,看着她从沙发上起身走开,他心想:那又让我做些什么呢?


-~|~-


当她回到家时,Severus Snape已经准备好晚餐,而他痛恨这一事实。他阅读,闲荡,整理屋子,而后盯着表看,等上几个钟头,直到到点完成他唯一能够胜任的,还有点用处的工作,做晚饭。有那么几天,她午餐吃得晚了,没什么胃口时,他真想拿拐杖把眼前的一切敲个粉碎。他从没这么做过。她也永远不会知道。她通常会晚些时候再下来,把饭热一下,只需要挥动一下魔杖,而后找到他,告诉他说她有多感激。

他不想在乎她。可他做不到。

有些时候他真的恨她。当Weasley露面的时候,鬼鬼祟祟地躲在门口,或者从飞路网冒出头来,亦或热情过度地感激Snape照顾“他的女朋友”。Snape会点点头,而后转过身, 埋头在一本杂志里,假装他一点都不介意他们溜进那间他从来不曾进去过的屋子。

幸亏他不常露面,每月仅一次,来索取更多的魔药。在那样的夜晚,当房间里变得异常安静,显然有人用了静音咒的时候,当Snape熄灭屋里所有的灯,在黑暗中脱光衣服的时候,当他躺在自己那张冰冷孤寂的床上的时候,在这样的夜晚,他恨她,恨意如此炽烈,如果能实际显现出来的话,足以烧焦整个世界。

可他仍旧在乎她。



评论
热度(6)
© Spinner's E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