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就庸人,性属懒惰,钟情世俗,无甚罪过。本性纯良,不算渊博,志不高远,废话居多。别说我颓,未历蹉跎,说我B T,那倒没错。最会扯淡,还算幽默,稀饭挖坑,没埋几个。综上所述,俗人一个,从不胡说,知足常乐。

【翻译】【HP】[SSHG][PG-13]The Tattered Man 破碎的男人 (7)

声明:本作品谢绝任何形式的集体作品管理 
作者:Aurette
翻译:刀小白
题目:The Tattered Man 破碎的男人
等级:PG-13
配对:SS/HG
概述:霍格沃兹圣母院里的卡西莫多
类型:焦虑,伤害/慰藉,悲剧
警告:BE!角色死亡!婚姻法挑战文
原文链接:http://www.fanfiction.net/s/5886102/1/The-Tattered-Man
授权:略,见第一章


-~|~-


Severus Snape独自在自己的房间吃饭。他精准地提前6分钟做好晚餐,而后盛上一盘,带到楼上自己房间,独自进食。一周他会这么来上几次,以显示他还有些许尊严。他不确定这是想显示给谁看,她还是他自己。毕竟,他每次都确保在她到家之前拿着盘子上楼。当迟些时候,他拿盘子回厨房,她总是一脸疑问看着他,磨磨蹭蹭地扒拉着盘子里的饭。就好像他不在这儿她就不记得怎么吃似的。

但今晚有所不同。今晚,他把盘子放在自己的小圆桌上,刚坐下,把拐杖放好,刚把餐巾铺在膝盖上,一声敲门声扰乱了他的工作。他僵坐着眨了眨眼。敲门声在屋里怪异地回响着,他才意识到,从未有人敲响过这扇门。从未。至少在他有生之年。他以前从没听到过这独特的声响。他完全被搞迷糊了,而他痛恨这种混乱。站起身,试图去够跌落的餐巾,结果把拐杖碰倒在地。他愤怒地嘶了一声——这声音他轻易便能发出,但不常放任自己这么做——干脆拖着双腿走向门口,探出手去抓门把手。他吃力地靠在把手上,转动它,打开门。

"Snape,我知道你想独处,但我有点事想跟你谈谈,如果现在不是特别不合时宜的话。我明天之前需要做决定,而我想给你点时间尽量想清楚,毕竟这事和你有利害关系。"

他又眨了眨眼,随后感到一只冰冷的手攥住了他的内脏。他后退一步,但仍紧抓着门以作支撑,而后指了指自己的椅子。他都没意识到自己一直闭着眼睛,直到感觉什么东西轻刷过自己的手,才睁开它们,看到她把拐杖递给他。他一把夺走,在她坐下之后,拖着步子躲得她远远的。他坐在床的那一角,冲她短促地抬了下下巴,在最近这一年里,这个动作被赋予了“说吧”的含义。

"我工作上需要一个实验室搭档。目前我有两个,但我跟他们找不到工作节奏,他们不是想主导作业就是畏首畏尾,他们搞得我只想尖叫。酿造师主管告诉我只管去选一个自己的搭档,总好过他们四处寻觅合适的候选人,而后,唔,我想选你。"

他盯着她,诅咒自己脸上泛起的红晕。旋即低下头,让头发遮住自己的面庞。

继续。

"你和我合作得很愉快。你不需要亲自动手熬药,我可以负责这部分,而我知道此外还有无数的小事你可以胜任。如果有任何困难,你可以直接跟我说。别以为我没留意到那些完美的黄瓜丁,还有用刀面压过的蒜瓣,Snape。我知道你一直怀念你的技艺,而且我知道我们将是完美组合。我们一起生活,而你的脑子、你的经验全浪费在这屋子里了。即便我们现在的配对不能达到我们能力所及的最高效率,但也比现在实验室里那帮家伙好过千百倍。你都没法想象那有多没效率。简直可谓惊世骇俗。" 她站起身,双手平放在身侧,"好吧,情况就是这样。我给你点时间考虑。但他们希望我明天向他们引荐一些候选人,而我希望给你选择的余地。"

他以手势截住了她后面的话,接着比划道:他们什么时候让你去找自己的搭档的。

"今天下午晚些时候。大概一个小时前。"

而他们希望你明天早上提供候选人?

“是的。”


为什么他们要这么整你?

她低头看着自己的鞋:"因为我让他们看起来很糟糕。" 他不动声色地嘶了一声,而当她发现他是在笑时,她脸上绽开了灿烂的笑容。

我告诉过你,我对你训练过度了。

"你确实。" 她笑着说,"好了,享受你的晚餐吧,Snape。我也填我的肚子去了,这闻起来可真香。明天早上告诉我你的决定。"

第二天早上,只见他不耐烦地站在壁炉旁,用手杖敲着石板。


-~|~-


基于他们的长期训练,熟悉程度以及敏锐直觉,他们了解对方的优缺点,就仿佛了解自己的一样,Severus Snape和Hermione Granger合作得如鱼得水。Snape从储藏室找出必要的原料,尽管他行动不便,但由于能保证第一时间拿到准确的物品,他总能节约不少时间。

Granger把全部的书面工作以及半数准备工作留给他。他总能刚好在她要用到之前,将其所需准备就绪,而且他们设法平均每次同时酿造至少三剂魔药,当她可能要犯什么错时,他会用拐杖轻拍她的后背提醒她。

他们的直接主管,最初企图恶意消遣这对奇怪的夫妻,但最终接受了这对组合,更甚对他们赞赏有加。医院的药剂师更是对源源不断的魔药供应赞不绝口。而药效和效率同样令人满意。

只是其他酿造师对此颇为愤恨。他们也能酿造适格的魔药,但要用双倍的时间,浪费双倍的材料。他们暗地里窥视着他们,同时压榨、呵斥着自己频繁更换的助手们。当Granger离开房间,他们似乎就忘了Snape只是哑了,他们就当他聋了一样,大肆宣泄着自己的恨意,更甚下流地揣测着他们俩的性事。

当Granger回来发现他几乎要咬碎钢牙时,她总是缠着他比划手语。而他只会转头避开。


-~|~-


Severus Snape静悄悄地走进起居室。发现自己的老婆跪在地板上,脑袋探进炉膛绿色的火苗里,正跟什么人交谈,因为那头蓬乱卷曲的被她称为头发的东西挡着,他看不见那是谁。

"我知道,Gin。但他和所有人断绝了来往。我是他仅有的一切。" 她痛苦地叹了口气,说道。他无法控制自己。退回到门口的阴影中,他继续偷听。"不。他很坚强。考虑到他所经历,所遭受的一切,他真是坚强得令人难以置信。" 她停下来,听着Potter的老婆说着什么,"我明白。但我不是只是嘴上说说。我对他的感觉没变。这是我这辈子最确信的事了。我爱他。" Snape无法控制自己的心脏猛然坠落,在胸口狂跳,和随之而来如遭重击般的剧痛。 "我会在他身边陪他。我会支持他熬过去。我永远都不会抛弃他。Snape说他需要支持,但也要给他时间。到时候,我会陪在他身边,满足他的一切需要。这事总有个头。最后,我们终将自由,之后我可以用余生帮他恢复。我觉得(他)辞职没什么问题。在George那工作在我看来也是好事。这意味着他能为自己做点什么,这可比两个月前强多了。"

Snape跌跌撞撞地退出房间。“蠢货!”他在脑海中喊叫,仍能听到自己往昔的中音。他踉跄着爬上台阶,回到自己的房间,默默关上房门,而后滑落在地板上,像个受伤的孩子一样尖叫。没人听得到他的哀嚎,没人。


-~|~-


Severus Snape是第一个看清楚情势的。各种解毒剂、补血剂的订单这两周来增加了三倍,酿造师们都在琢磨是什么导致了这突然的激增。甚至连Granger看起来也很困惑。

"有什么想法,Snape?" 她从他手里接过一碗捣碎的蟾蜍肝脏时问道。

他转向她,比划道。

看看报纸。讣告上那些死者大多新近结婚。他们在谋杀自己。这些新婚的新娘,被逼婚的新郎们。他们为魔法部不拯救他们而开始感到绝望。我们现在对付的是那些没死成的。

Granger双眼圆睁,她惊慌失措地抓住他的胳膊,满脸痛苦,他试着安慰她。

他还有你,姑娘。别害怕。

Snape转身离开她,开始带着满腔报复切雏菊根。她把手轻轻放在他胳膊上。“谢谢你," 她喃喃低语道,"我真的很感激有你拯救我。我会永远铭记,我欠你的。”她的双眼盈满泪水,脸上洋溢着丰沛的感情,"魔法部会拯救我们。不要绝望。我知道你很快就能离开我了。"

如你所言,他回应道。背过身去,他这一天都再没看她一眼。


评论
热度(8)
© Spinner's E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