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就庸人,性属懒惰,钟情世俗,无甚罪过。本性纯良,不算渊博,志不高远,废话居多。别说我颓,未历蹉跎,说我B T,那倒没错。最会扯淡,还算幽默,稀饭挖坑,没埋几个。综上所述,俗人一个,从不胡说,知足常乐。

【翻译】【HP】[SSHG][PG-13]The Tattered Man 破碎的男人 (8)(完)

声明:本作品谢绝任何形式的集体作品管理 
作者:Aurette
翻译:刀小白
题目:The Tattered Man 破碎的男人
等级:PG-13
配对:SS/HG
概述:霍格沃兹圣母院里的卡西莫多
类型:焦虑,伤害/慰藉,悲剧
警告:BE!角色死亡!婚姻法挑战文
原文链接:http://www.fanfiction.net/s/5886102/1/The-Tattered-Man
授权:略,见第一章


-~|~-


Severus Snape带着阴郁的心情阅读报纸上的读者来信。各种丑闻被踢爆,人们纷纷把怒火对准了这颠覆了他们命运的婚姻法。偶尔有些逼婚夫妇找到真爱的浪漫故事夹杂其中,但舆论导向已经彻底改变,读者们连一个站在中立立场上的都没有。在诸多“微不足道”的报复行为被曝光之后,Umbridge名声扫地,仓皇逃离了魔法部。

部长废除这部法律的态势一天比一天明显,简直已经箭在弦上。Granger在他周围晃来晃去,甚至没意识到自己全身上下散发着快乐的情绪。Snape听着她一边清洗早餐餐具,一边轻柔恬静地哼唱。他想奚落她,让她闭嘴,却发现自己流连于她所哼唱的每一个音符。他收起报纸离开了屋子,路上抄起一瓶酒。

星期日,他一整天都没出过屋子。她也没来敲过门。

周一,他在壁炉前站得笔挺,等着她。她走进来,担忧地皱着眉询问他的健康状况,但他只是转身躲开,等着她激活飞路网,他好过去。

-~|~-

消息传来时,Severus Snape正在工作台上切东西。传信儿的是个酿造师,这9个月来一直热切地关注着他们,试图理解他们俩之间这种奇怪的相处模式。他清楚这些人都在赌他们这一对会分还是会合,所以消息一经宣布,所有人都停下手头的工作,看他俩的反应。这场风暴甫一降临,Severus便张开双臂,Granger如释重负地逸出一声压抑的抽噎,而后飞扑进她丈夫的怀里。他紧拥着她,她在他怀中晃动着,啜泣着,偶尔还发出笑声,而他的表情僵硬如石,双手徒然轻拍着她的肩膀,周围人看着他们,带着困惑,全偷偷溜开了。

-~|~-

Severus Snape为他的离婚典礼精心打扮。 穿上他最好的袍子,把皮靴擦得锃亮。梳理头发,光洁牙齿,整理袖口,披上他最好的斗篷。毕竟,紧随其后还有场婚礼要出席。

他等在壁炉旁,见到新娘步入起居室时,眨了眨眼。她穿着简约,殷虹的斗篷下面一袭白裙。精心梳理的顺滑卷发在她纤细的后背如瀑布般倾泻下来。她停下脚步,最后一次环顾她临时的家,目光中满是悲伤,眼中擎着泪水。她深吸一口气,走过来,在他身旁站定。

"谢谢你,Severus。为你做的一切。我没法告诉你,你对我意味着什么。这简直无法用语言形容。我们的处境是这么奇妙。但无论如何,谢谢你将我庇护在你的羽翼之下,让我走进你的生活,入住你的家。如果没有你,我恐怕早成了报纸上讣告栏里的一员。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会永远爱你,为你为我和Ron,还有Harry和Ginny所做的一切。" 她擦干脸上的泪水,冲他微微露出一抹自嘲的笑容,"又不是说明天就见不到你了。我明天早上仍会回这儿来带你去上班。你估计巴不得我赶紧离开,不用一直在你身边碍手碍脚呢吧。不过,你知道吗?我会想念在你身边这段时光的。” 她抬起头,用她那双美丽的蜜色眸子望着他,于是他点了点头。随后,慢慢地,谨小慎微地,仿佛双手随时准备着逃开一般,他伸出手,手指轻轻抚上她的面颊,接着,他俯身献上一个纯洁的吻作为回应。她的双眼猛然圆睁,迅速地眨了一眨,随后,她冲他温婉一笑,快速给了他第二个吻。

她转身走进壁炉,撒下一把飞路粉,就在她喊出目的地之后,他看到她摸着自己的嘴唇,一丝困惑的表情在她脸上一闪而过。

-~|~-

Severus Snape跟随他的前妻走出房门,碰上聚集在门口的一群人。接踵而来的是愉快的交谈,热情的笑容,被人关怀备至地轻拍后背,热切更甚有些许激动的来自Minerva, Molly Weasley和Helen Granger的拥抱。Ronald Weasley递给他的新娘一捧雏菊,随后献上激情一吻,给自己赢得了满堂的喝彩和嘘声,而后他转身面向Snape,眼中含着泪水,对他以手语致以感激之情。Granger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Snape伸出手,以一种勉为其难的宽容姿态接受了他的敬意。

短暂的仪式结束后,喧闹的人群旋即涌向大厅,动身通过飞路前往在陋居举行的聚会。Severus Snape低头见到孤零零的一朵被踩碎的雏菊。他弯腰从地板上捡起它,花了一阵子试着平复它蜷曲残破的花瓣。两朵花瓣掉了下来,他皱起了眉头。当他再次抬起头时,所有人都已离开,飞路网已经沉寂。他站在那儿,环顾四周,没法自己离开这里。

最终,他找到一个管理员,并寻觅了一张羊皮纸,在上面潦草地写下地址后递给了他,这位先生非常乐意提供协助,当他步入火焰中时,Snape礼貌地鞠躬致以谢意。他的使命完成了。娇羞的新娘已经愉快地奔向她崭新的未来,甚至不曾回头看上一眼。他终于可以休息了。

-~|~-

聚会已经达到高潮,每个人都在高声叫喊,放声大笑,而Hermione Weasley再次环顾四周,担忧地咬着嘴唇。她冲宾客们微笑,被他们的玩笑逗乐,一个个满足他们向新郎新娘索吻的要求。,但她再三寻觅,等待,而后再三确认,最终忧虑变得难以承受。新郎来到她身边,简短交谈后,他向宾客们致歉,而后拉着她穿过飞路网。

位于起居室的飞路网被激活,她慌张地跌进房间,紧随其后,他的丈夫也是一脸的关心。她率先发现了放在桌子上的信,当看清信封上的名字时,她哭了出来。

"谁是Esmeralda(埃斯梅拉达)?" Ron困惑地问道。她撕开信封,而当Ron看清信封中的遗嘱时,他立刻冲出了起居室。Hermione的双手颤抖着,试图找到些别的东西,一封信,一个解释,说他只是去度假,移民到加拿大。或者别的什么。随便什么都行。”Ron惊骇的叫声传来,她急奔出屋,冲上楼梯。Ron从她此前的卧室中冲出来,抓住她,把她往回推。“别!你不会想看的……" 她一把把他推开,不知道自己哪来那么大力气,但,当她跑进屋子里时,他从背后一把抓住她,紧紧将她拥进怀里。

Severus Snape平躺在她床上,身穿他最好的袍子,柔软的头发披散着。他一只手中紧攥着一朵破碎的雏菊。另一手是张开的,在其下方地板上躺着一只空药瓶和他的拐杖。

她哭喊出声,她哭喊了几个小时。即便多年之后,在她的内心深处,没人能听得到的地方,她仍在哭喊。


评论(1)
热度(18)
© Spinner's E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