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就庸人,性属懒惰,钟情世俗,无甚罪过。本性纯良,不算渊博,志不高远,废话居多。别说我颓,未历蹉跎,说我B T,那倒没错。最会扯淡,还算幽默,稀饭挖坑,没埋几个。综上所述,俗人一个,从不胡说,知足常乐。

【原创】【HP】[HP/SS][微LM/SS][NC-17]Atonement 救赎 (1)

声明:本作品谢绝任何形式的集体作品管理

状态:连载中

作者:刀小白

题目:Atonement 救赎

等级:NC-17

配对:HP/SS,SS/HP,提及LM/SS

概述:战后,Severus活了下来,却背负了两个秘密

类型:焦虑,伤害/慰藉,悬疑

警告:坑品渣!torture,rape 

 

1

 
 
他睁开眼睛,依旧漆黑一片,躺在肮脏的地板上,冰冷生硬的触感。 
 
汗水浸透了污秽不堪的长袍,不过没关系,这只是让身上难闻的气味变得更加难闻而已。 
 
似乎有人在叫喊,很遥远,不像是真的。 
 
又活过来了吗?他想着,真是遗憾。 
 
“把门打开!”“教授!教授!”一个男孩儿的声音咆哮着。 
 
哦,饶了他吧,那声音可真像Potter。 
 
他挣扎着想从地板上爬起来,疼痛电流一样瞬间从手臂传递到全身,砰一声,他又跌回地板上,剧痛使他没能忍住尖叫,但声音经过褶皱的声带,最终演变成含混不清的呜咽,右臂呈180度扭曲着,耷拉在身侧,什么时候折的?他回忆着。也许在他从床上滚落时,也许在他猛烈地撞向墙壁时,又或者只是在地上打滚的时候。 
 
“快来人,让我进去!他需要帮助!”男孩咆哮的声音越来越清晰,好吧,不是像,那就是Potter,不是什么幻觉,Snape心中一阵恶心,他终于靠左手的力量把自己撑了起来。 
 
然后他看见Potter那双绿色的眸子,他正站在门前,更准确说是铁栏杆前,看着自己,周围太黑了,Snape无法看清那双绿色的眸子闪烁着怎样的情感,最好不要有同情,他厌恶地紧锁着眉头,如果有个人是现在的他最不想见到的话,那一定是Harry Potter,当然,实际上他谁也不想见。 
 
Potter的旁边还有个人,她将脸埋在了双手中,痛苦地颤抖着,发出呜咽的声响,看那蓬乱的头发,不是Hermione Granger还能是谁,她是在哭么?同情心泛滥的Gryffindor!你们当自己是在动物园么?Snape不乏恶意地想着,谁说这里不是动物园的,身为一个囚犯他难道没有义务让他们参观吗,这里甚至都不需要门票。 
 
他决定无视这两个蠢货,希望他们能多少有点脑子,懂得知难而退。但他身体里的一部分告诉他Potter的到来绝不是全无用处,至少某种疼痛得到了有效的缓解。他迅速将这个诱人而危险的想法赶出脑子,他不需要这些,从来也不。 
 
两个Gryffindor显然没有Snape预想的那么聪明,Harry Potter仍坚定不移地站在门口,试图吸引Snape的注意力,他小声叫唤了两声“教授”没得到回应后,更加大声地叫起来,“教授,教授,您没事吧?” 
 
没事?Snape内心冷笑了一声,异于常人的观察力。但他没有讽刺回去,哦,就好像他还能讽刺似的。全然不理会门口吵闹的访客,Snape几乎耗尽了仅余的力气才一瘸一拐地将自己拖拽回床边,而后将自己摔在那张又窄又小的铁床上。好了,他现在可以假装自己正躺在Hogwarts地窖舒适的四柱大床上,门口没有两个讨人厌的Gryffindor。他需要休息,太久了,太久没合眼了。于是他闭上眼睛,决定今天先从《千种神奇草药及蕈类》开始背诵。 
 
“求求您了,至少让我们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圣芒戈那些混蛋说没检查出您中了什么诅咒,可……”仿佛不知该怎么形容,Harry Potter挫败地停止了陈述,一如既往的词汇贫乏,Snape脑海中都能勾勒出救世主垂头丧气地抓挠着头发的蠢样子了。那当然不是什么诅咒,他在心里恶狠狠地补充,却仍旧没挪动一分一毫。 
 
剧烈的头痛突然席卷而来,因大脑封闭术的崩溃而获得释放的记忆如洪水般在脑海中乱窜,而问题的关键是,其中没有任何记忆是可以让他感到愉悦的,Snape强迫自己开始背诵《千种神奇草药及蕈类》,可惜头痛的症状有增无减。该死的,他盯着牢房的墙壁,考虑着如果一头撞上去,他有多大几率可以快速晕过去,而不惊动看守,在门口有两个惹人厌的小鬼紧盯着的前提下?哦,他还是继续背诵活根草的特性和用途吧。 
 
“或者至少告诉我们怎么解除您给Harry的记忆上附加的禁制。您就这么不关心自己的处境么?如果复审时您还是这样一言不发的话,Wizengamot可能会判处摄魂怪之吻,看在上帝的份上,您要怎么才肯相信我们是在帮您呢?”Granger的声音里几乎都能听出哭腔来了。 
 
是什么让你觉得我可能让别人看到那些记忆?Snape危险地眯了眯眼睛,如果不是逼不得已,Potter也休想看见。顺便,从11岁开始我就不归上帝管了,他在心里补完了讽刺,无比希望可以给门口那两个鼓噪的家伙一个锁舌封喉。 
 
两个人大概终于想起来牢里关的是一个多么顽固的混蛋,知道哪怕在这里站一天,Snape也不会理他们,于是小声嘀咕了两句,恋恋不舍地离开了。 
 
过了很久,仿佛特意确认他们不会折返回来,Snape才放松了身体,紧贴着墙壁,把自己团成一个球,尚能活动的左手紧紧抱住头部,微微叹了口气。 
 

*~*~*

 


 
魔法部临时羁押牢房处在整个建筑物的最底层,漆黑潮湿的石头和同色调的铁栏杆构成了这里唯一的景象,牢房里没有任何照明设施,外面过道上插着的火把和间距非常大的魔法窗户,使得这里还不至于伸手不见五指,但光线仍就很微弱。Harry不禁觉得关在这里,实在没比Azkaban强到哪去。 
 
过道的尽头明显要光亮许多,那里是看守办公室。假装没听见经过的某间牢房里鬼哭狼嚎般的叫声,Harry缩了缩脖子,拉着Hermione迅速往光亮处移动。 
 
Shawn Spinnet,今天的值班看守主管,此刻正一脸笑容地看着Harry Potter,当然,救世主可不是随时可以看见的,尤其是在这种地方。 
 
“有什么可以效劳的么,Potter先生。” 
 
“en…请问…” 
 
“哦,Spinnet,Shawn Spinnet,你可以叫我Shawn。” 
 
“噢,Shawn,我想问这里有没有医疗室,或者可不可以请医生来给Snape教授看病?” 
 
Spinnet脸上的笑容有一点僵硬,“很抱歉,我们这没有这样的惯例。” 
 
“可是他很痛苦,简直像在经受钻心剜骨。”Harry的声音提高了一点。 
 
“我们可是拿到了圣芒戈的出院证明才把他转移过来的,圣芒戈的医生说他没有任何问题。” 
 
“你们在他醒过来的第二天就把他抓了起来,那帮混蛋居然敢说一个身中蛇毒,昏迷了三个月的病人没有任何问题!”Hermione在后面使劲拽了拽他的袖子,才使他没把更过分的话说出口。 
 
“注意你的措辞小伙子。Potter先生,也许你仍旧尊敬你曾经的教授,但是他毕竟是个食死徒,而且是个谋杀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们已经给他优待了,否则他现在还被关在集体牢房里,并且戴着戒具。” 
 
“那是因为他差点被那些食死徒打死!而且,他不是个食死徒,也不是什么谋杀犯,他是清白的。”怒不可遏的Harry咆哮起来,深绿色的眸子里燃烧着火焰。 
 
Spinnet显然被吓了一跳,“Well,当初可是你一再强调他杀了Dumbledore。”他小声咕哝着,却也成功地把Harry后面的话噎了回去。Harry懊恼地抓了抓头发,恨不得给自己来一下子。 
 
“Spinnet先生,你看,Snape教授的身体确实非常糟糕,拖下去的话,我不知道他能不能撑过下周的庭审,如果因为这个原因导致无法开庭的话,恐怕就是你们的责任了。”“万事通”小姐显然知道这时候智取胜于强攻,赶在Spinnet再次开口之前接着说,“或者,我们不用麻烦您去请医生,下次探望Snape教授的时候,我们和治疗师一起来,Snape教授也不需要出牢房,您看怎么样?” 
 
“那可不行,探视人员不能带魔杖进牢房。”Spinnet显然还没意识到这么回答意味着什么。 
 
“那么圣芒戈的医生呢?” 
 
“Well,在经过批准出诊的情况下……我好像说过,圣芒戈的医生不认为Snape有任何问题。” 
 
“恰巧有一个不那么认为。” 
 
“谁?” 
 
“Poppy Pomfrey。” 
 
“Pomfrey夫人是Hogwarts的医师!” Spinnet一副我也是Hogwarts毕业的,别想骗我的表情。 
 
“恰巧这一阵子不是。”Hermione露出了狡黠的笑容。 
 
“他,我说Snape的身体真的那么糟糕?” 
 
“不信您可以自己去看看。” 
 
Spinnet咕哝了一句类似“真是个麻烦”之类的话,最后面色不善地说,“好吧,如果她有正式的出诊证明的话。” 
 
“Pomfrey夫人什么时候成了圣芒戈的医生了?”Harry能一路忍着,出了魔法部才提出疑问已经相当不容易了。 
 
Hermione在内心翻了个白眼,“她在Hogwarts大战结束后就临时借调到圣芒戈去照顾病患了,毕竟医疗翼装不下那么多病人,而圣芒戈也缺人手。” 
 
“哦,难怪我最近都没有见到她。你说她会答应帮忙么?” 
 
实在没忍住,Hermione大大翻了个白眼,“她是个Slytherin,而且跟Snape教授关系很好。” 
 
“和Snape关系好?”Harry的嘴张成了O型,显然被这个世界上居然有人和Snape关系好这个新闻给吓到了。 
 
“天哪,别告诉我你不知道Snape教授还和Malfoy一家有私交。”看着一脸茫然的Harrry,Hermione深深地叹了口气,决定此后把他社交能力的培养提上日程。 
 
“哦,那或许Pomfrey夫人和老Malfoy能给我们的计划帮上点忙。天哪,老Malfoy,我可不想跟他打交道。” 
 
“我认为我们应该先争取凤凰社社员和Hogwarts的老师,Snape教授的记忆没法给别人看,但我觉得至少凤凰社的社员会信任你,而且Snape教授做间谍的事凤凰社社员都知道。” 
 
“他们信任又能怎么样,我们没有任何证据。我们甚至连Dumbledore教授的画像都没找到。” 
 
“或许他根本没打算给自己留后路。他醒过来,然后发现自己还活着,简直是气急败坏。” 
 
想到这里,两个人不约而同地垮下了肩,这个世界上还有比拯救根本不想被拯救的人更困难的事么?当那个被拯救者是Severus Snape的时候。 


评论(1)
热度(20)
© Spinner's E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