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就庸人,性属懒惰,钟情世俗,无甚罪过。本性纯良,不算渊博,志不高远,废话居多。别说我颓,未历蹉跎,说我B T,那倒没错。最会扯淡,还算幽默,稀饭挖坑,没埋几个。综上所述,俗人一个,从不胡说,知足常乐。

【原创】【HP】[HP/SS][微LM/SS][NC-17]Atonement 救赎 (2)

声明:本作品谢绝任何形式的集体作品管理

状态:连载中

作者:刀小白

题目:Atonement 救赎

等级:NC-17

配对:HP/SS,SS/HP,提及LM/SS

概述:战后,Severus活了下来,却背负了两个秘密

类型:焦虑,伤害/慰藉,悬疑

警告:坑品渣!torture,rape 


2


Harry和Hermione显然还没从刚才Snape大战医疗翼女王的阴影中走出来,如今战争的胜利者正在地窖里走来走去,周围笼罩着具象化的低气压。发不出声的Snape显然处于劣势,更何况二人之间多年来的交战,从来都以Hogwarts隐形BOSS的胜利告终。哦,他们现在终于知道Snape为何不发一言了,而圣芒戈那些混蛋居然从来没提起过!


“他们怎么敢!怎么敢把他这样就丢进牢里!”几乎不用看也知道Pomfrey夫人的怒气槽已经满到爆了,她将一瓶一瓶的药水装进医疗箱,药瓶哆哆嗦嗦地发出叮当声来抗议女巫动作的粗暴。


决定暂时还是不要招惹正在发飙的女王为妙,Harry有些好奇地打量所处的Hogwarts地窖,他并非没来过这里,只是和预想的不同,这里不像被闲置了一年多的样子,甚至仍旧如Snape还在这里居住时一样整齐,有条理,甚至最近还被打扫过。


“我记得傲罗来搜查过,因为滴水兽在战争中损坏了,他们打开了校长办公室,什么也没找到,但地窖的办公室他们无论如何无法打开,Snape教授在地窖设置了成打的防御魔法。”Harry说出了自己的疑惑。


“但Pomfrey夫人可以进来!”Hermione也想到了这一点,“而且看起来,家养小精灵也可以。”


“也许教授会把一些证据藏在这里!”想到这Harry不由得兴奋起来。


“我奉劝你们不要动任何东西。”突然一个声音从Harry身后冒出来,把屋里的人都吓了一跳。


“哦,Regulus,不要突然发出声音,你会吓着孩子的。”Pomfrey夫人怒气冲冲地说。


回过头来,发现声音来自一幅画像,挂在Snape黑色皮质扶手椅后面的墙上,平时Snape总坐在那张椅子上办公,使得办公桌周围始终被一层阴暗的气息笼罩着,Harry来这里关过那么多次紧闭,居然从来没发现这张画像,或者说从没发现这张画像里有人。


“Poppy,你知道我有多寂寞,即便Severus在的时候,他也很少跟我说话。”画像里的人有着一头棕红色的短发,上唇边蓄着一撮小胡子,显得整个人有些轻浮。


“你好,Regulus先生,您刚才劝我们不要动这里的东西?”


“是ProfessorMoonshine[注1],没礼貌的小子。”画像里的人撇了撇嘴,高傲地挑起了一边的眉毛。


哦,你能指望一个Slytherin的屋子里挂张Gryffindor画像么?Harry不禁在内心吐槽。


“ProfessorMoonshine,您好,或许您可以告诉我们为什么不能动屋子里的东西。”Hermione接过接力棒扮演了有礼貌的好孩子角色。


“因为……呃……我不能说。”RegulusMoonshine摆出一副快要憋死的样子,遭到Hermione没好气的一记眼刀。


“看在Merlin的份上,Albus,你叫我出声就是为了让我出丑么?”


听到Dumbledore的名字,屋里的所有活物瞬间屏住呼吸,不再发出任何声音。


“咳咳,孩子们,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把Regulus的画像摘下来么?”另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听起来像被什么东西捂住一样,声音闷闷的。


Harry瞬间认出了声音的主人,几乎立刻冲上前去,把RegulusMoonshine的画像摘了下来,惹来Moonshine一阵抱怨“嘿嘿,轻点!你们Gryffindor永远学不会什么叫礼貌吗?!”画像背后的墙上有一个凹槽,一副小号的画像被嵌在里面。


Harry和Hermione几乎在看到Dumbledore画像的同时流下了眼泪,“天哪,我以为再也见不到您了。”Harry的声音有些颤抖。


“好孩子,见到你们我很高兴。”Dumbledore眨了眨眼睛。


“把你藏在这儿,不得不说,Severus实在太聪明了。”Pomfrey夫人仔细打量着画像,像在观察某种实验对象。


“是的,他是个天才,只可怜我独自承受暗无天日的生活。”Dumbledore摆出一副委屈的表情,使得他对Snape的夸奖显得没那么有诚意,“说到Severus,我听说他被关押在魔法部,Wizengamot初审已经判定他有罪了?”他用陈述的语气发问。


“是的。他给我的记忆被他设了禁制,除了我以外其他人都看不了。Wizengamot没人相信我说的,Snape教授一句话也没为自己辩解过。”


“Snape教授的声带被Nagini咬伤了,圣芒戈根本没有好好治疗。所以他暂时说不出话来。”Hermione补充道。


好像突然想起什么,Harry突然大叫,“Dumbledore教授,您可以证明Snape教授的清白,对不对?”


“我可以出庭作证,证明是我指示Severus杀死我自己,以取得Voldemort的信任,并要求他回到Hogwarts接替我的职位,保护学生,这是我死之前确定的计划。”仿佛终于拨开云雾,听到这里Harry整张脸都被点亮了。Hermione似乎还在想着什么,皱着眉头。


“但是,画像的证明力是有限的,就我所知,Wizengamot历史上还没有仅靠画像的证词作出判决的先例。”


“可是,制作画像使用的是您的记忆、血液和魔力啊!”显然被Dumbledore的话打击到,Harry的表情垮了下来。


“是的,但是无法证明画像在制作过程中记忆有没有被修改过,把记忆、血液和魔力转换为颜料是个很复杂的过程,并且是不可逆的。Harry,我只是一幅继承了Dumbledore性格和记忆的画像,不是他本人。”


“或许我可以去查一查在审判过程中承认了画像证词的判例。这样,如果我们能找到其他证据作为旁证,也许可以说服Wizengamot。”“万事通”显然不是那么容易放弃的。


“我想我可以证明Severus在最后一年保护了学生,Minerva和Horace应该也可以提供旁证,但我们先得让Severus自己有活下去的愿望。”Pomfrey夫人适时地插话。


Harry瞪大了眼睛,“你们都知道Snape教授是好人?却从来没有人告诉我?!”


“不,我们不知道,我们只是怀疑。”Pomfrey夫人说着,恶狠狠地瞪向画像Dumbledore,“毕竟我们有一任不相信任何人的校长,和一个把每个人都当傻子的继任者!”


“哦,你不能怨恨我们,毕竟知道的人越少,Severus越安全,你不得不说,Severus做得很好。”


“是的,他做得太好了,他成功地扮演了一个恶棍,让每一个人都恨他。一点后路都没给自己留下!Albus,你该去牢里看看他,他现在简直就是一具在喘气的尸体!”


“或者,你们可以先跟我说说,我死后到现在都发生了什么,每一个细节。”Dumbledore的眼中带着明显的忧虑,声音非常诚恳。


“所以Harry确实被Voldemort的索命咒击中了,但只是昏了过去,而后Harry用除你武器反弹了Voldemort再次射出的索命咒,Voldemort就像中了粉身碎骨一样变成了碎片?”


对话大概进行了三个小时,从最后之战,到战后对食死徒的审判,最后到Snape的状况。


“是的。”


“那么,Voldemort确实已经消失了么?”Dumbledore摩挲着弯曲的鼻梁问道。


“我们消灭了Voldemort的每一个魂器,Neville用Gryffindor宝剑杀死了Nagini。”Harry说着下意识地摸了一下自己的额头,“不过我不知道这个怎么样,至少它没再疼过。食死徒们手臂上的黑魔标记全都消失了,很多古老的纯血家族还有没有直接目击证人的食死徒都试图逃脱惩罚,连Malfoy一家都被放出来了。”突然想起Hermione的话,Harry又觉得这似乎也不是个坏事。


“Harry,关于魂器的事,”Dumbledore意有所指地指了指自己的额头,“除了我们,你还告诉过其他人吗?”


“还有Ron。”想起Ron对Snape这件事的态度,Harry不禁皱起了眉头,如果每个人都像Ron那么难说服,Harry不知道Snape还有没有希望在Azkaban之外的地方度过余生,哦,Ron还是自己的朋友呢!


“我们最好不要让这个消息再扩散出去了。”Dumbledore若有所思地说。“我们再来说说Severus,Poppy,他的伤势严重吗?”


“事实上,蛇毒对他的侵害并不是很严重,伤口也很巧合地没有割破动脉,所以虽然失血不少,但还不到致命的程度,大概凤凰赶到的时间很及时也是一个因素。蛇牙穿透了Severus的声带,有修复的可能,需要一些时间。”Dumbledore非常明智的没有插嘴,安静地等待着Pomfrey夫人的爆发,果然,真正的BOSS恶狠狠地翻了个白眼,接着说,“但是,他的身体实在太糟糕了,我都不知道他怎么把自己整得那么瘦的,严重的失眠,身体里有大量的毒物残留,几乎和残留的蛇毒一样侵蚀着他的神经。浑身上下都是伤,魔法部那些吃闲饭的难道连个治疗咒都不会用么?还有,我没有在他身上检测到魔法波动!魔法部的羁押所里有魔力禁制,但还是能从犯人的身上检测到轻量的魔法波动的,但是他身上一点都没有!”


“你是说,Severus可能丧失了魔力?”Dumbledore显然一点儿也不喜欢这个假设。


Harry和Hermione则同时抽了一口气。


“有这种可能。另外,关于他中的诅咒,圣芒戈恐怕不是没检测出来,而是不相信,检测魔法显示出来他最后遭受的咒语,只可能是阿瓦达索命咒!”


“什么?!”Harry和Hermione此时除了惊呼,已经做不出别的反应了。


“是的,我们现在不仅有活下来的男孩,还多了个活下来的男人!”Pomfrey夫人说道。


[注1]:Regulus Moonshine,发明了Hag(大概就是巫婆)食人欲望抑制剂,这位用自己做临床试验,还搞得自己的肉没了好几块。Harry Potter百科里没说他是什么时候的巫师,但提到他可能在霍格沃兹任教。在我的设定里,Regulus Moonshine是一个中世纪末期的巫师(大概14世纪),曾任教于Hogwarts,是一位魔药大师,Slytherin,这样他出现在Severus地窖里并且听从Severus的吩咐也比较合理。 


评论(1)
热度(22)
© Spinner's E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