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就庸人,性属懒惰,钟情世俗,无甚罪过。本性纯良,不算渊博,志不高远,废话居多。别说我颓,未历蹉跎,说我B T,那倒没错。最会扯淡,还算幽默,稀饭挖坑,没埋几个。综上所述,俗人一个,从不胡说,知足常乐。

【原创】【HP】[HP/SS][微LM/SS][NC-17]Atonement 救赎 (3)

声明:本作品谢绝任何形式的集体作品管理

状态:连载中

作者:刀小白

题目:Atonement 救赎

等级:NC-17

配对:HP/SS,SS/HP,提及LM/SS

概述:战后,Severus活了下来,却背负了两个秘密

类型:焦虑,伤害/慰藉,悬疑

警告:坑品渣!torture,rape 


3

“不可能啊,我和Hermione在尖叫棚屋亲眼看着Voldemort折磨Snape教授,而后命令Nagini咬他!Voldemort没有对Snape教授用索命咒!”

“折磨Severus?”Dumbledore微微向前探了探身子,“Harry,或者你可以详细说一下尖叫棚屋里发生的事?”


*~*~*

微弱的光线从隧道尽头射来,Harry、Ron和Hermione三个人躲在隐形衣里尽量蹑手蹑脚地向前爬,随着离有亮光的地方越来越近,隐约间有声音传了过来。


『“Youhave performed extra-ordinary magic with this wand, My Lord, in the last fewhours alone(在过去的几个小时中,您已经用这根魔杖施展了力量非凡的魔法,MyLord)”』[注1]Snape的声音阴沉而低缓,听起来却很清晰。此时三个Gryffindor已经爬到隧道尽头,在几个箱子的后面找到了藏身之所。


尖叫棚屋里也不明亮,由于被魔法笼罩着,Nagini的周围闪着银白色的光芒,即便在昏暗的环境中也一眼便能看到。它的主人此时正在棚屋里踱步,同时把玩着手里的魔杖。


Snape就侧身站在Harry正前方,一如既往穿着那身有如蝙蝠翼一样的黑色长袍和斗篷,这情景如此熟悉,仿佛回到了Hogwarts夜游的时光,Harry习惯性地往后缩了缩。


『“No, I am extra-ordinary. But the wand resists me.(非凡的是我,但魔杖在排斥我)”


“There is no wand more powerful, Ollivander himself has said it.(奥利凡德说过,没有比它更强大的魔杖了)Tonight, when the boy comes. It will not fail you, I am sure of it. (今晚,当那个男孩到来时,我肯定,这根魔杖不会让您失望)”』


黑发的Slytherin在提到theboy时小幅度地挪动了一下位置,完全背对了Harry所在的方向,竟似乎无意间完全挡在了Harry和Voldemort之间。

Harry被Snape的动作吓了一跳,不自在地吞了吞口水。


『“It answers to you, and you only. (它只响应您,别无他人)”』Snape缓慢地,一字一句地说,目光紧随着走动中的Voldemort。


『“Does it?(是这样么?)”』Voldemort停了下来,盯着Snape黑色的眼睛,脸上看不出表情。现在Voldemort已经逼近了Harry的藏身之处,但他并没有向这个方向看。


Snape没有发出声音,实际上,他一动也没动。


『“My Lord?”』Snape的声音似乎更轻了。


“Severus,我曾认为你是我最忠诚的仆人。”Voldemort错开了视线,侧身绕到了Snape的背后,“事实上,你总让我惊讶。”


Snape似乎因Voldemort的话语而有些茫然,他没有立即回答,而是缓慢地转过身来,不卑不亢地看进Voldemort狭长而冰冷的眼睛,半晌才近乎谦卑地底下头,轻声说:“您的意愿永远是您的忠仆剑之所指,没有什么能在您意料之外。”


闻言,Voldemort突然伸出魔杖,抵在Snape的下巴上,微微发力,让Snape抬起头来,“不,Severus,你是个聪明人,你从来都和那些愚忠的奴隶不同。”他的声音在安静封闭的尖叫棚屋里显得格外阴冷,Harry只感到恐惧的颤栗不由自主地沿着脊柱向上爬,他一动也不动,却已经一身冷汗,接着,Voldemort饶有兴味地说,“你对我没有恐惧,Severus。”他死死地盯着眼前那条深黑色的隧道,仿佛想从中探寻被隐藏在最深处的秘密,而魔药大师则纹丝不动,“可有时候,我却看不懂你。”Voldemort突然撤开抵在Snape下颚上的魔杖。


“您卑微的仆人在您面前没有任何秘密,My Lord。”Snape的目光一瞬都未离开过Voldemort,他那张犹如戴着面具的脸一如既往的没有任何表情。

“Crucio!”毫无征兆地,Voldemort向Snape射出咒语,受刑者的面孔因疼痛而变得扭曲,他微微弯下了腰,两手紧紧攥着长袍,浑身上下都在颤抖着,但他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我要求过你,Severus,打开HarryPotter的脑子,阻止他学会大脑封闭术。或许你可以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我和Potter之间的精神联系越来越弱?现在我根本没法侵入他,更别说控制他! 嗯?Crucio!”Snape还在因第一个钻心咒而在剧痛中挣扎时,第二道钻心剜骨又打到了他身上。他抖动的双腿已然支撑不住身体的重量,随着红光没入,Snape单膝跪倒在地板上,肌肉的颤抖使他几乎耗尽了力气才稳住身躯,鲜红的血液从紧咬的牙关间渗出,顺着嘴角流了下来,一滴一滴滴落在地板上。“M…My……Lord…”他勉力发出声音,试图解释,但一波又一波的疼痛让他无法完成句子。即便如此,Snape没有呼痛,他仍坚持着抬头望向Voldemort,仿佛没得到允许,他的视线就不会移开一样。


“或者我们来谈谈你为我制作的灵魂稳定剂?”Voldemort望向全身颤栗的Snape的眼神令人惊奇的十分柔和,让人几乎误以为他在疼惜自己的属下了,“不错,它们很有效,让我不再那么痛苦。但是,我的魔力呢?”Voldemort一把抓住Snape的长袍前襟,将他从地上拖起来,“为什么我的魔力没有恢复到从前的水平,更甚,我能感到它在衰弱?”


“Sectumsempra!”一把将Snape堆倒在地,Voldemort紧接着念道。


似乎根本没打算给Snape解释的机会,或者Voldemort只是单纯喜欢看人受折磨,他没给倒在地上的魔药大师任何时间喘息,疼痛在流逝的每一分每一秒中折磨着他,神锋无影瞬间在他的袍子上留下无数道口子,血液仿似打开闸门般争先恐后地从伤口中涌出,Snape终于忍不住发出一声呻吟,他以双手撑在地板上,手指奋力抠抓着,在地板上留下一道道血痕,颤抖已经演变成全身的抽搐。即便在努力克制着,Snape粗重的喘息声仍在寂静的尖叫棚屋中回荡着,让在场的每一个人对他的痛苦感同身受,当然,恐怕只有施虐者除外。


三个孩子完全被眼前突生的变故吓傻了,他们从没想过Voldemort会如此残暴地对待自己最忠心的仆人。


“或许这些你都有解释。”Voldemort微微眯起了眼睛,狭长的眸子里闪着危险的光芒,“我很好奇你要怎么解释这件事,刚才Fenrir向我汇报,我们的一位狼人朋友提早变身了,但他变身不完全,而且全身无力,根本无法战斗。”他突然蹲下身子,用魔杖抵着Snape的脖子,而另一只手则在Snape身上那些深可见骨的伤痕上逡巡,黑发食死徒不可遏止地抽气,发出嘶嘶的声响,“你对提供给他们的狼毒药剂做了什么?我亲爱的魔药大师?”


当第三道钻心剜骨击中SeverusSnape时,Harry险些冲了出去,他的Gryffindor正义感,加上从刚才对话中听出的端倪,让他无法忍受眼睁睁看着Snape受到这样惨无人道的折磨,感谢梅林,他身后跟着的是HermioneGranger,好在两个正在专心于施虐与受虐的Slytherin没有注意到隧道尽头传来的小小动静。


Snape黑色的瞳孔迅速收缩,似乎震惊于Voldemort最后的话语,以至于对打到身上的钻心咒毫无防备,痛呼声逃过钳制,从口中逸出,却在转瞬间被掐断,黑发Slytherin死命地咬住下唇,牙齿几乎穿透了薄薄的唇瓣,更多的血从那里渗出来。


Harry看着弓起背,硬抗着钻心剜骨的前魔药教授,突然觉得于心不忍,即使他杀了Dumbledore,即使自己曾无数次幻想过对这个叛徒使用钻心咒。另外,Voldemort这些话是什么意思?


“我真的很好奇,要怎样才能打破你的坚忍,让你尖叫出声来,Severus?”DarkLoard玩味地看着已经在地上抽搐成一团的手下,魔杖尖端冒着危险的火花,接着,他再次举起魔杖对准Snape。


哦!不要再来了,Harry几乎要尖叫了。


“Finite Incantatem。”出乎所有人的意料,Voldemort发出的咒语是咒立停。


摆脱了如身处地狱般的疼痛的魔药大师以最快的速度从地上爬了起来,但仍旧在抽搐不止的肌肉让这个动作变得有些困难,最终他只得维持成半跪的姿态,“或许…您…指….的是…AlexanderRa…Rastrick。”Snape粗重地喘息着,短短一句话,几乎耗尽了他全身的力气。


Voldemort直起身,不再看匍匐在脚下的奴仆,但沉默是一个信号,他在等待着Snape的解释。


几番调整呼吸,魔药大师终于再次开口,“他显然…再一次忘记了…提前半天服用的忠告,由于…是交叉感染,他的狼毒药剂和别…别的狼人不同。”说到这,Snape轻蔑地一挑眉,“浪费魔药的…笨蛋。”虽然他的声音仍旧有些断断续续,语速也极其缓慢,但魔药大师已经强迫自己恢复了常态。


“至于,Potter。”Snape并没有等待Voldemort的反馈,仿佛他只是在解释给自己听,“我相信他那,愚蠢…的脑袋领悟不了…大脑封闭术这样高深的魔法,”说到这,Snape的表情好似被人打了一巴掌一样,但几乎一瞬间他又恢复了面无表情的状态,“我听从了您的吩咐,拒绝了…Dumbledore让我教授…HarryPotter大脑封闭术的…要求。但,也许,Dumbledore私下…教会了Potter…别的手段。原谅我的大意,没能注意到这一点,MyLord。”

说着,魔药大师勉力站了起来,把自己靠在紧邻隧道口右侧的墙面上,急速喘着气,仿佛刚才一段话消耗掉了肺部储存的所有空气,颤动的双腿和额头上豆大的汗珠无疑显示着主人虚弱的身体比起正常而言还有相当的距离。


“你是在暗示我,你的忠诚仍属于我,而这些都只是意外吗,Severus?或者说你从来都没站在Dumbledore那只老狐狸那边?”年长的Slytherin轻抚手中的魔杖,转过头来看向自己年轻的后辈,“我倒是觉得,不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才是一个Slytherin的明智选择。”Voldemort的表情捉摸不定,似乎有什么正困扰着他。


“相信我,MyLord,表现忠诚的方式绝不可能是杀死他。”Snape几乎卷起了一个嘲讽的笑容,如果不是他的嘴唇抖得那么厉害的话。


Voldemort突然笑了起来,笑声让本就冰冷刺骨的空气温度又降了一度,“Severus,你知道我最喜欢你哪一点么?”他挑了挑不存在的眉毛,而Snape则微微侧头回望他,“什么都别想改变你,不是吗?”


魔药大师抿了抿嘴唇,没说什么,但背在身后的手紧紧地绞在了一起,他似乎从DarkLord的口吻中听出了什么。


“Severus,『The Elder Wand belongs to the wizard who killed its last owner. You killed Dumbledore. (老魔杖属于杀死它前任主人的巫师,而你杀了Dumbledore。)Whileyou live, the Elder Wand cannot truly be mine.(只要你还活着,这魔杖就不会真正属于我。)』 Maybe you are a good and faithful servant,or not (也许你是个忠心耿耿的好仆人,也许不是) ,but I have no time to prove (但我没时间去证明), 「I regret what must happen.(我为这必须发生的事感到惋惜。)」”


“My Lord?”生平第一次,Harry从SeverusSnape的声音中听出了颤抖和不确定。


“Sealanimapra!Sealglampra![注2]”Voldemort突然低声说出两个咒语,Harry此前连听都没听过,白色的光芒从Voldemort魔杖射出,迅速笼罩住Snape全身,魔药大师发出一声闷哼,两眼陡然变得空洞无神,但身体同时开始剧烈抽搐,就好像同时有两个人在对他用钻心剜骨,没多一会Snape便颓然地倒在地上,像一具破碎的玩偶,如果不是四肢还在微微抽动,Harry会认为他已经死了。接着Voldemort轻轻用魔杖点了点Nagini的头,沉声说了句什么,Nagini身上笼罩的白色魔法光芒被绿色所取代,它迅速地游向魔药大师,发出嘶嘶的声音,而后张开嘴露出尖利的毒牙,一口咬在Snape的脖颈上。


尖牙刺进Snape的脖子时,Snape终于发出了痛苦的呻吟声,三个Gryffindor抽了口气,他们同时用手紧紧捂上嘴巴,才避免发出声音,而后绿色的光芒把Snape和Nagini整个包裹在其中,光亮越来越大,「Thestab of rage felt like a spike driven through Harry's head.(一阵剧痛像钉子一样穿入哈利的脑袋。)」Harry险些疼得叫出声来,他的伤疤已经很久没这样疼过了,不,应该是从来没那样疼过。为了阻止自己发出声音,Harry紧紧咬住了自己的手。


“Iregret it。(我很遗憾)”Voldemort垂眼看了一眼倒在血泊中的魔药大师,后者此时抽搐得更猛烈了,沉重的呼吸声像从堵住的管子中发出来,让人觉得空气都像血液一样粘稠起来。


一等Voldemort带着Nagini离开尖叫棚屋,Harry和他的伙伴立刻从隧道里他们的藏身之处跑出来,Snape此时的脸色已经有如白纸一般,脖颈上的伤口和全身上下的割伤让这个黑发黑衣的男人散发着死亡的气息,Harry伸手无助地试图堵住从他脖子上的伤口涌出的鲜血,而HermioneGranger迅速地给她的魔药教授释放了几个治疗咒,这也没能让脸色惨白的男人看起来好多少。在看到Harry的一瞬间,那双空洞的黑色眼睛里突然迸射出光芒,垂死的男人不知哪来的力气,一把抓住Harry的脖领,从破碎的喉咙里发出一阵嘶哑粗重的声音:“look…at…me”,他几乎祈求着,Harry祖母绿色的眼睛深深地望进那片黑色里,突然一阵眩晕,一幕一幕记忆像电影一样出现在他眼前,画面飞速旋转,这一幕还来不及看清下一幕便接踵而来,Harry只觉得一阵恶心,就在他觉得自己快要吐了时,Snape松开了紧抓着他领口的手,那双刚刚还闪着光芒的黑眼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暗淡下去……


*~*~*


房间里的每一个人都陷入了沉默,这实在称不上让人愉快的回忆,连画像中的Dumbledore都露出了一脸忧虑之色。


“我想,我必须和Severus谈谈。”半晌,Dumbledore终于开口说话,他的声音听起来像突然老了十岁。


[注1]:请原谅我对电影的偏爱,于是我选用了电影中的原台词。另一方面,我确实也有不用原著中的话的原因,这个后面自有解释。

本章中『』框住的内容均引用自电影。「」中的内容引自原著(事实上只有两句)。


[注2]:这两个是我的自创咒语,具体咒语的作用现在暂时不说,以后会解释。这一段来源于Harry的记忆,事实上当时Harry也不知道这咒语是什么,这里使用的是咒语的正确拼法,目的是为了方便阅读,而当时的Harry显然只知道发音。


评论(1)
热度(17)
© Spinner's E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