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就庸人,性属懒惰,钟情世俗,无甚罪过。本性纯良,不算渊博,志不高远,废话居多。别说我颓,未历蹉跎,说我B T,那倒没错。最会扯淡,还算幽默,稀饭挖坑,没埋几个。综上所述,俗人一个,从不胡说,知足常乐。

【翻译】【HP】【SSHG】【NC-17】 Chasing The Sun 1(上)

状态:原文完结,翻译连载中

题目:Chasing the Sun

作者:Loten

译者:刀小白

原文地址:Fanfiction

主配对:SS/HG

等级:NC-17

故事类型:Angst; Drama; Romance;

警告:长,巨长,黑老邓,虐SS,翻译坑品渣

声明:人物不属于我,属于滚动大婶

长度:Chapters: 60 - Words: 491,105

故事梗概:Hermione只是想学治疗,却发现Snape教授终究是个活生生的人,随着事件展露,他的行为戏剧性地影响着战争进程

授权:见前言

    

第一章 Part One

———————————————————————————————

“风暴正在迫近

而我在追逐着太阳……”

——The Calling 《Chasing the Sun》

———————————————————————————————  

这个夏天太过漫长。

Severus坐在半明半暗的起居室里,破旧的窗帘拉着,屋里唯一的光源来自炉火暗淡的余烬,那更像只是为了燃尽而在燃烧,而不是给这昏暗、令人窒息的房间带来温暖。他茫然地盯着燃烧殆尽的炽热原木,黑眸空洞,一只手里提溜着瓶酒,偶尔毫无热情地喝上一口。他略显僵硬地抬起另一只手,用修长的手指捏着鹰钩鼻鼻梁,阖眼片刻。

壁炉里火焰突然蹿升,他坐在椅子上身体前倾,顺畅地从袖子里抽出魔杖,同时眯起眼睛,片刻后火焰变成了绿色,于是他略微放松,颤声叹了口气,粗略地朝变色的炉火弹了下魔杖。“什么事?”

“啊,Severus。你在家,可真是太好了。现在方便吗?”Albus Dumbledore刺耳的快活声音怪异地回响,打破了这屋里原本略显忧郁的寂静,如果你不太在意的话,这静寂倒也算得上一种平静了。

我还能在哪呢?烦人的老头子。就跟我能出去度假似的,而且夜幕降临之前我也不会被召唤。坦白讲,倒也不是说他清楚现在的确切时间。“当然,校长,”他毫无抑扬顿挫地答道,同时又喝了一口酒,收起魔杖,陷回他磨损的扶手椅里,闭上了眼睛。

“我想在和其他职员谈话之前,先跟你说。我很抱歉,但我不得不再次拒绝你的防御术职位申请……”

他也没期待过别的(结果),如今,他只是出于习惯去申请,或许是固执。当然不是因为他觉得自己能得到这份工作,Dumbledore从来没真正解释过他的理由,不过他也不需要向他阐明。“这回你要怎么逾越此前的丰功伟绩呢?”他讽刺地冲着焰火问道,甚至没费心睁开眼睛,“排在一长串没用的白痴和确诊的精神病人前面,你已经有了两个Dark Lord的忠仆,一个微不足道的无能罪犯和一个狼人。下一个是?”

“今年的任命不是我做出的。”

这声明,加上他的雇主失去欢快语调的声音,让Severus皱眉,微微抬起头盯着火焰。“我没力气猜谜语。你什么意思?”

“魔法部部长坚持(由其)委任防御术老师。”

"什么? 魔法部没权这样强行介入......”

“他们现在有了,”Dumbledore稍显严酷地答道,“自然,也没有其他申请人,但即便有,我不觉得能有多大关系……光是Harry的叙述还不至于这样;梅林知道,在忽略那男孩这件事上,他们已经够经验丰富了。但你证实了他的故事,Severus,尽管我确信你从没想过要支持他,你当着我的面向Cornelius展示了黑魔标记,这就明确表示Hogwarts相信Harry。部长想密切关注我们。更别提,如果在可预见的将来我们一直得忙于享受官僚主义的‘乐趣’,校董会的某些成员不会不乐意的。”

我早该知道这会是我的错。阴郁地想着,举起快见底的瓶子,他又喝了一大口。“很好。强加给我们的是谁?某个酒囊饭袋马屁精?”

“完全不是。事实上是高级副部长本人;一位令人敬畏的要员,她的名字惹人喜爱,Dolores Umbridge。”

Severus闭紧双眼,试图回想。“一个矮胖的女人,长了张癞蛤蟆一样的脸?”他忆起自己只见过她一两次,他没在魔法部呆过多长时间,能不去他就不去。

“在她没招惹你之前,请不要对这个女人无礼,Severus。也别刺激她招惹你。”Dumbledore停顿了一下,轻声补充道,“我必须请你表现出一点克制,Severus,请求你。我毫不怀疑你的情绪会很紧绷,但魔法部能让事态变得更麻烦。我在敦促每个人和Dolores合作。”

“你告诉Minerva这些时我能在场吗?”他叹了口气,干巴巴地问道,“你为什么会同意,校长?我们现在最不想要的就是魔法部插一脚进来。告诉Fudge收起他的多疑症,滚他的……"

“Severus,求你。我们招惹不起魔法部,至少现在不行。我们将来需要他们,虽然说实话我有时候也想不起来为什么。”

“好吧,好吧。那就让她离我远点。在和Fudge的宠物和睦相处之外,我有够多事要做了。”

“你还好吗,Severus?”Dumbledore严肃地问道,Severus睁开眼睛,充满恶意地看向炉火。他真的痛恨这问题。如果是真诚地发问,它不至于那么糟糕,但他清楚校长问题背后的所有动因,即便其中真有对他健康的关心,那也要排到很后面了。

“活着,一如既往。下次会议是在星期二?”

“是的。”

“那到时见,除非在此之前发生什么要事。”他再次抽出魔杖,朝壁炉轻弹,在对方做出回应前切断了和Dumbledore的对话。“杂种。”他叹了口气,喝光剩下的啤酒,斜侧身把空瓶放在地上其他几个瓶子旁边。那么,一个魔法部的狗腿子。多么有趣。实际上,即便没有混账政府试着添乱,隐藏所有事对他来说已经够困难了。他有一种感觉,这背后还有什么校长没说的;不过,这也不是什么新鲜事。

他刚再次平静下来,壁炉里又耀起绿色火焰。“上帝啊,我今天真受欢迎,”他暴躁地咕哝着,再次找出魔杖,不礼貌地厉声道,“说!”

“你好,Severus。另外,又听到你的声音真令人愉快。”

他皱起眉。“Poppy,我告诉过你,我回Hogwarts时你可以尽情给当我妈,纯粹是因为我没法阻止你。在那之前,我在度假。别来烦我。”Severus为自己不友好的语气蹙眉,并试图收敛自己的脾气;他其实很喜欢Poppy Pomfrey,而且他也没几个朋友,他承受不起疏远他们中的任何一个。

幸运的是,Hogwarts医疗女巫从他11岁时便认识他,已经非常习惯于无视他一阵一阵的脾气。“尽我所能,但我得和你谈谈下个学期的事。有个学生来找我,想建立非正式的医疗学徒关系,考虑到你很可能有不少时候得待在医疗翼,我想和你讨论这件事。”

“这不可能,”他即刻答复,“讨论结束。”

“Severus......”

“Poppy......”他模仿着说。叹了口气,他倾身向前,手肘放在膝盖上,盯着炉火,“你和我一样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我不明白为什么你居然会问。”

“这名特殊的学生已经知晓了一定程度的细节,而且在这个时间点,有理由提出这个要求。”护士谨慎地回答道。Severus凝视着舞动的绿色火焰,黑眼睛眯了起来,他头脑逐渐清醒,思路陡然变得异常清晰。

“哦,你不可能是认真的。Granger?”

“你怎么知道的?”

“真受不了,”他咕哝着,瞪视着炉火,“你知道我不是个白痴,Poppy。还能是谁?”

“是的,那么,就是Granger小姐。她知道我们处在战争中,她想要帮忙。而且,这不是个坏主意;她绝对有这个能力,我也能得到些帮助,而且你没法否认,考虑到那男孩多容易伤着自己,有个接近Potter先生的人懂点疗伤手段是很有用处的。尤其是现在。”

他怒视着火焰,没有作答,疲惫地捏着他的鼻梁。Granger,确实,她似乎永远学不会适可而止。不过,事情本可能会更糟。本有可能是Potter的。此时,光想一下都让他疼痛的后背颤栗。“不。”

Poppy再次开口,语气轻快而认真:“如果你能给我个好理由,Severus,我就会写信给她,告诉她这是不可能的。如果这将危及你的安全,或妨碍社里的计划,亦或置她于危险境地。但是,如果你反对的唯一原因就是你不想让她参与,那就收声。”

他又皱起眉,知道自己无话可说。那就是唯一的原因,但在他看来这理由就够好的了。毕竟,他才是那个不得不面对学会戳他捅他,在他身边一惊一乍的万事通的人。实际上,她已经够难以忍受了。不,这么说并不公平……他不喜欢她的程度并不比他的某些学生高,毕竟,即使是他也得承认她挺聪明的,虽然很勉强吧。即便如此,一定有什么方法摆脱这个的……

“她还是个孩子。”

“她一开始来找我时,我就是这么告诉她的,”Poppy干巴巴地说。“她在回信里对我说,我引述一下,‘好吧,请告诉神秘人我们现在太年轻了,能不能请他推迟他的恐怖统治几年,等到我们成年再说’。”

不由自主地,他悄悄哼了一声。尽管惹人不悦,这女孩说得有点道理,无论别人对此作何感想,他们三个人终归是要积极参与进这场战争的。妈的,他的话根本站不住脚,而且他知道这一点。确实没什么合乎逻辑的合理理由来拒绝这个请求,但他真的不希望任何一个孩子知道真正的现实。他希望能保密,而且,她不可能不向那个被她称作朋友的小害虫报告每一个细节。上帝,这最后可能会传遍全校……

“你告诉了她些什么?”他冷酷地问道。

“别用那种口气跟我说话,Severus Snape,”她厉声道。“凤凰社的事是校长自己告诉她的,所以,你如果对此有什么看法,找校长说去。我还没跟她说你的事,我想跟你谈了再说。如我所言,如果你能找到个合理的理由反驳,这事就不会成,但如果你找不着,我开学时会坐下来跟她解释清楚作为凤凰社的治疗师意味着什么。”

Severus磨着牙,他是真的痛恨被人逼进角落里。“得有一定条件。”他咆哮着,极其勉强地认输。

“我只会告诉她必须知道的。就如你所精确指出的,Severus,她还是个孩子,如果我能,我想让她远离最糟糕的部分。然后,如果你坚持让她发誓保密,别这么无礼,你真的认为她是个八卦的人?还是说,你觉得我会让她(到处说)?”

这是另一个好理由。他希望事实并非如此。总而言之,今天对他而言成不了什么好日子了。带着无力的挫败瞪着炉火,他摇了摇头。“我们先试试,”他终于勉强说道,“如果行不通,就得终止。”

“谢谢你,Severus。”停顿片刻,护士柔声问道,“你还好吗?”他回以一声叹息。这比校长那个问题强那么一点——至少他觉得她确实对答案有那么一点在乎——但也强不到哪去。

“我还在这,不是吗?”他暴躁地答道,“我假设我会在学校见到你。请试着记住,你不是我母亲。”当他敷衍地回应她的告别,关闭飞路时,想起现状,他的嘴唇扭曲成一个苦笑。于是,看起来下学期他将以:给Granger当活体教学道具(伴随着她的“十万个为什么”),在两个主人间走钢索,于此同时,搪塞魔法部的愚蠢干涉告终。多么有趣。

就当炉火熄灭,整个屋子再次陷入黑暗阴沉时,他的左臂爆发剧痛,这感觉太过熟悉,先是烧灼感,随后疼痛加剧,几乎转变成一种锥心刻骨的疼痛。“哦,这可真他妈的棒极了,”他吐了口口水,摩挲着胳膊,同时站起身来,召唤他的长袍和面具,“完美的混账日子的完美结局。”

Hermione不知道自己预期中凤凰社总部该是个什么样子,但位于伦敦市中心的乔治王朝风格叠层式房屋显然不在其中。在她们来之前,McGonagall教授解释过这是Sirius的房子,在他坐牢及之后的逃亡期间,这里被空置废弃了很久,但即便如此,她本期待会比这个……雄伟一点。

让她惊喜的是,Ron在屋外的台阶上等她,拥抱他时,她心不在焉地意识到他又发育了不少。“你没必要在外面等我。”

他咧嘴冲她一笑:“是,是不用。我们全都被老妈指使打扫屋子。这里特阴森恐怖。我挺乐意能躲出来的。”

“天哪,谢谢你了。”

“别客气。好啦,有几件事你得知道......走廊上钉着张小天狼星他老妈的画像,她是个特别恶劣的老——”他内疚地瞥了他的院长一眼,后者不动声色地与他对视,继续说道,“——女人。我们在大厅得特别安静,因为她一醒过来就尖叫着辱骂每一个人。别的事我猜可以等到上楼跟其他人汇合再说。”他扮了个鬼脸。“说实话也没什么可多说的。没人告诉我们多少。”

“因为你不需要知道,Weasley先生,” McGonagall教授干脆地对他说,“就到这吧,Granger小姐,我先走了,你和你朋友继续。”

“谢谢你,教授。”

Ron过分小心翼翼地把她领进昏暗的大厅,径直走上楼梯,在走廊上停下来,他听了听动静,面露苦相,与此同时,Hermione打开Crookshank的携带箱,让它自行去探索。“我想他们还在大厅那头干活。我们还是先别过去了。”

Hermione朝他咧嘴一乐。“有大蜘蛛?”

他一哆嗦。“巨大个儿。这不好笑。”

当他们步入她与金妮分享的卧室时,她拍了拍他的肩膀,环顾四周。“于是这就是凤凰社的家喽?”

“是啊,不够炫,不是吗?”他苦笑着赞同道,跌坐在他妹妹的床上,“这儿的一切都和我们想的不一样。我们整个夏天都在谈论这个,但是……我也没主意。我们所做的就只是打扫脏屋子,然后每次一开会我们就被轰上床。Fred和George一直在搞什么东西,好让我们能偷听,你迟点会看到,但那玩意不是很好用。我们一直被拒之门外。”他叹了口气,“就只有Dumbledore在打招呼外会说点别的,可他也只是告诉我什么也别跟Harry说,还不告诉我为什么。”

“他写信给我,跟我说了同样的事。可怜的Harry......在经历过那么多事之后,他不该被独自困在那里。”

互换了个尴尬的眼色,Ron换了个话题。“你问Pomfrey夫人治疗的事了吗?”

“问了——她说她得先跟其他几个人确认才行,但她觉得应该没问题。我猜Dumbledore教授得同意,但我不知道还得有谁。我应该快收到她的答复了。”

“那还不错,我想。”

“于是,Sirius在这儿?”

Ron耸耸肩:“他在,但是……好吧,你一会儿可能能见着他。他大部分时间都把自己关在自己屋里。他有点郁闷——他没法去任何地方,毕竟他是个通缉犯,所以他只能闷闷不乐地在屋里瞎转悠。或者和Snape打架。”

“Snape教授在这儿?”

“不,谢天谢地。”他打了一个冷颤,冲她苦笑道,“不,我们只见过他两次。他从来都待不长。露面来参加会议,然后尽可能快地离开。别人有时候来吃吃饭什么的,他不会,真走运。”

“那还有谁在这儿?”

“全职的就只有Sirius,开学前还有我们。Lupin总来,不过我们猜他离开去和其他狼人谈判了,你懂的,试着让他们别加入You-Know-Who。我们其实也不知道别人都在做什么。有几个傲罗——Kingsley和Tonks——Tonks超酷,你会喜欢她的——Mad-Eye就在附近,这回是真的那个。Dumbledore和McGonagall来这次数相当多。Hagrid来过一次,但现在他也离开搞什么秘密任务去了。他们什么都不让我们知道。说实在的,我已经准备掐死Bill了,因为他能参与,而我们却被当成小孩子,大人一说事就被打发上床。”

他声音听起来很沮丧,但她还没来得及回答,一个声音在外面叫喊:“Ron!”

“干嘛?”他大声回答,差点把Hermione震聋,后者瞪了他一眼。

“Hermione到了吗?”

她翻了个白眼——她喜欢Weasley一家,当他们是自己家人——通常情况下,但她偶尔也想杀了他们——她走到半敞的门口,探出头去。“你可以试试自己来问我。”



评论(1)
热度(37)
© Spinner's E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