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就庸人,性属懒惰,钟情世俗,无甚罪过。本性纯良,不算渊博,志不高远,废话居多。别说我颓,未历蹉跎,说我B T,那倒没错。最会扯淡,还算幽默,稀饭挖坑,没埋几个。综上所述,俗人一个,从不胡说,知足常乐。

【原创】【HP】[HP/SS][微LM/SS][NC-17]Atonement 救赎 (4)

声明:本作品谢绝任何形式的集体作品管理

状态:连载中

作者:刀小白

题目:Atonement 救赎

等级:NC-17

配对:HP/SS,SS/HP,提及LM/SS

概述:战后,Severus活了下来,却背负了两个秘密

类型:焦虑,伤害/慰藉,悬疑

警告:坑品渣!torture,rape 


4


“我需要把这些药剂提交给魔法部审查,确认之后他们才允许提供给Severus服用。”Pomfrey夫人听过Harry的陈述后又往药剂箱里愤愤地塞了两瓶魔药。

 

“Poppy,我想你需要准备灵魂稳定剂。”Dumbledore脸上带着显而易见的哀伤,这让称得上细心的Hermione不由得皱起了眉头,“Snape教授的灵魂怎么了?”她立即发问。而Poppy则不易察觉地叹了口气,她额上紧皱的眉头简直可以夹死一只蚊子。

 

Dumbledore的脸色暗淡了下去,他似乎琢磨了一下如何措辞,才继续说:“虽然我们不知道Severus为什么会被索命咒击中,那毕竟是直接伤害灵魂的诅咒。”他略作停顿,又补充道:“钻心剜骨也是。”

 

在场的每个人都沉默了。

 

Poppy轻轻地摇了摇头,仿佛想把什么情绪抛开,但她有些颤抖的声音暴露了她起伏的心绪:“灵魂类魔法不是我所擅长,如果Severus的灵魂损伤了…”声音一沉,Poppy仰头看了一眼已经从暗格里请出来被挂在墙上的画像,目光中竟隐含着一丝责难,“依他过去这两年里拿钻心剜骨缓和剂当水喝的情形来看,这个可能性一点也不小,羁押所那样的治疗条件,他早晚会被折磨疯的。”

 

这话让Harry觉得心脏像被紧紧抓了一把,他突然想起Snape给他的记忆里那个阴沉的魔药大师几近绝望的话语,「 “那么我的灵魂呢,Dumbledore?我的呢?”」回想起在牢房里所见那个疼得在地上打滚的人,当初被Voldemort用钻心剜骨折磨的时候他可是一声不吭,几乎一动不动硬扛着的啊!那是得有多疼啊?!想着想着,Harry觉得胸口一阵酸楚。

 

此时Pomfrey夫人已经开始在魔药大师的储藏柜里翻找需要的魔药,而已故校长阻止了她,“不,不要用Severus做的。”

 

Poppy和Hermione同时看向Dumbledore,紧接着她们的眼睛越睁越大,为了她们合理的推测,“天哪!我以为他在大多数时候还是个Slytherin。”出身蛇院的医疗女巫声音中带着全然的震惊。

 

“您是说,Snape教授真的在给Voldemort做的魔药里加了东西?”Hermione颤颤巍巍的声音显示,她显然被这个念头吓着了。

 

闻言,Harry睁大了那双绿汪汪的眼睛,来回看着画像和两个女巫,‘天哪,给Voldemort下毒?!’光想想Harry都觉得Snape的胆子实在是太大了,接着他又想起在尖叫棚屋的经历,‘梅林啊,Voldemort一直到最后才怀疑Snape做的灵魂稳定剂有问题。’他想着,心不由得揪得更紧了。

 

“我起初并不赞同他的计划,这让他冒的风险太大,毕竟Voldemort的魔药造诣也很高。”Dumbledore无奈地摇了摇头,接着他看了Poppy一眼,“哦,你得说他确实是个Slytherin,还是个了不起的魔药大师,除了他没人能那样欺骗Tom Riddle。”他环视了一圈屋子里每个等待他解释的人,继续说,“他发明了一种活性技术,毒素只有在特定条件下才会活性化,Severus告诉我灵魂稳定剂里的毒素要在魔药实际发生效力的机体内才会活性化,而毒素会在携带者使用大量消耗魔力的咒语时才会随着魔力的流动而产生作用。”

 

Harry觉得自己在听天书,而Hermione则开始两眼放光,“天哪,活性化是化学反应!Snape教授居然懂麻瓜化学?!”

 

“这样即便Voldemort找人试药,也不会看出问题?”虽是疑问句,Poppy却用了肯定的语气。

 

“Severus自己,就是那个试药的。”Dumbledore有些畏惧地看向医疗翼里的隐形BOSS。

 

果不其然,Pomfrey夫人死命瞪着Dumbledore,气得半晌没有说话,而屋里的温度瞬间降低了不止一两度,“你们两个!你们就那么不在乎?或者说,他什么时候在乎过自己?Dumbledore,你为什么不阻止他,他是个人,不是架机器!”Harry震惊的发现Pomfrey夫人的两眼变得湿润,声音越发颤抖,他一直知道这位可敬的医疗女巫有着医者强烈的责任心和爱心,关心每一个病人,但他从没见过她如此动情。

 

白发苍苍的老巫师叹了口气,说道:“哎,你也知道Severus有多倔。”

 

“你可以命令他,他从不会拒绝你的命令,不是吗?你甚至可以命令他杀死你自己,却不愿意命令他停止糟蹋自己?”Poppy紧紧地

攥着手里的魔药瓶,使它们发出颤抖的叮铃声。

 

“Poppy,我知道你在怪我,我没有任何给自己辩护的理由。”老校长默默垂下头。

 

“怪你什么?怪你明知道那个魔鬼完全不信任Severus,等待他的只有钻心剜骨和摄魂取念,却仍然强迫Severus回到他身边去?怪你明知道没有人信任他,却命令他杀死这世上唯一信任自己的人,把他逼到孤立无援的境地?怪你甚至不告诉我,让他几次在死亡线上挣扎,却没人帮他,只能自己躲在地窖里灌魔药?还是怪你从来不把他当个人来对待,以至于他自己都觉得自己不配拥有一个人理所应当拥有的权利?”Poppy突然激动地转过身,走近Dumbledore的画像,她几乎是一口气咆哮出这一整段话,“你亏欠的人是Severus,不是我,我没有资格怪你。”她有些气喘地接着说,仿佛一瞬间全身的力气都被抽走了一般。

 

为Pomfrey夫人言下之意而有些眼睛发涩的Hermione慢慢走过去,拍了拍Poppy的肩膀,说道:“我们可以把这些灵魂稳定剂拿去检测,如果检查到毒素,也可以作为Snape教授在战争中立场的旁证。”

 

“我也需要知道这些毒素是什么,它们可能正在Severus体内折磨着他的神经。”Poppy似乎因为Hermione的话而逐渐恢复了平静。

 

“Poppy,”Dumbledore示意医疗女巫近一步说话,而后隐晦地看了一眼似乎陷入到某种情绪中的HarryPotter,“Severus卧室的床头柜里有一些药剂,请同时带去给他,他现在非常需要他们。口令是BosebleedNougat(鼻血牛轧糖)。”他声音很小,确保只有Poppy可以听到。

 

Poppy先是为了口令愣了一下,谁会想到一天到晚硬邦邦的魔药教授会用韦斯莱笑话店的产品做卧室口令?这组合简直就像Dumbledore突然放弃甜食开始喝苦丁茶一样怪异。但很快,她抓住了话里的重点,于是她皱着眉问道:“这次是什么?除了钻心剜骨缓和剂,他还有其他嗑药习惯?Albus,你们到底还有多少事瞒着我?”

 

但Dumbledore一脸抱歉地闭上了嘴,知道不可能从老家伙的嘴里撬出任何内容,Poppy怒气冲冲地走向Snape的卧室,留下两个没有听到对话内容的年轻人在魔药教授办公室里发呆。

 

*~*~*

 

当Harry一行人再次来到魔法部的羁押所探访SeverusSnape时已经隔了一天,这次傲罗将探访安排在了专用的接待室里,狭小的房间里只有一张桌子和几把椅子。

 

随着咣啷一声铁门开启的声音,随后一阵细碎的金属摩擦声,魔药大师的身影出现在了众人面前。仅仅一眼,在场的每一位都觉得

心脏被巨怪狠狠踩了一脚。

 

如果说上次Poppy出诊时的Severus已经瘦得脱了人形,那现在眼前这个囚徒简直单薄得就像一张纸,仅仅隔了一天,他又瘦下去一大圈,苍白的脸色已经有些发青,两腮深陷,眼周是明显的黑眼圈,两眼布满了血丝,嘴唇上有着明显的裂口,唇色几乎和脸上的皮肤无异,肮脏的黑色长袍挂在身上,显得就像个口袋。囚犯的手脚上都挂着金属镣铐,但以Snape现如今四肢的枯瘦程度,恐怕只需缩一下手脚就能从镣铐里褪出来,不合尺寸的刑具磨得周围的皮肤全破了皮。

 

Poppy注意到Snape额头上有一处新的伤痕,血迹还没来得及清理掉。

 

似乎在想着什么心事,Snape没有费心看向自己的访客。

 

事实上,Snape还没从与上一个访客的谈话中走出来,‘还真当这里是动物园啊,我什么时候人缘变得这么好了?这几天来参观的人数比我在Hogwarts时一年的访客还多!’Snape恶狠狠地想着。

 

回想起刚刚送走的“白毛孔雀”,Snape不禁叹了口气,Lucius的境遇也并不乐观,他以前什么时候穿过那么朴素的灰色袍子,施了魅惑咒都掩不住他的疲惫。傲罗对他的态度也不怎么好,想来他把自己弄出去付出了不小的代价。刚才调侃他应该在隔壁住着的时候,他也没什么反应,我这讽刺是不是有点过了?想到即便这样的情况下,Lucius仍说要倾尽全力救自己出去,Snape居然觉得心底里生发出一种陌生的暖意,他闭了闭眼睛,心想被摄魂怪吻了之后,可能还有个人给自己收尸,还有什么可不满足的?想到这,Snape的嘴角翘了翘,如果他现在在牢房里,兴许真会笑出来。好在Narcissa和Draco都还活着。魔药大师想着,微微叹了口气,几乎无意识地被傲罗拖拽着往接待室走去。

 

他又回想起Lucius的话,Rodolphus Lestrange两口子居然都还活着,魔法部那帮笨蛋到现在还没抓住他们。这倒也没什么奇怪的,不过他们居然间接找到Lucius,托他把自己弄出去。也许Voldemort在大战前交代过Lestrange那个计划?比起Bellatrix,Rodolphus倒确实更适合保守秘密,只是不知道他到底知道多少。

 

所以,当Poppy实在忍耐不住,冲上来给他额头上的伤口施了个治疗咒时,着实把沉思中的Snape吓了一跳,而后他才发现自己已经在站了一屋子人的接待室里了。

 

Harry Potter,当然,第一个看到的永远是他。

 

Poppy Pomfrey,HermioneGranger,MinervaMcGonagall,这是Hogwarts校友会吗?

 

最后,Snape的目光停留在Minerva怀里抱着的画像上。

 

Harry从来没在Snape的脸上看到过那么多表情,简直像麻瓜调色盘一样,事实上这个男人在他面前永远只有厌恶以及面无表情两种表情。

 

那里面有震惊,有怀念,有疑惑,有愤怒,有释然,甚至有一丝绝望,Harry从不知道人可以同一时间产生如此多相互矛盾的情绪,但,他觉得至少

这一刻,Snape像一个人。


评论
热度(25)
© Spinner's End | Powered by LOFTER